黑之史书

地精传承下来的预言(剧透警告)

剧透警告,如果您是第一次攻略闪之轨迹3,请谨慎阅读本书,以免影响游戏体验。

「创世的巨神」七耀历以前

 

初时,曾有两柱巨神。

一柱担负了勇猛力量,

一柱担负了坚韧力量。

巨神与其眷属自天而降——

并于那黑暗大地邂逅。

因其本质差异,两神不容于彼此——

撼动天地的大战就此展开。

女神与精灵的悲叹也无可奈何,

大地震荡,苍天崩裂——

其眷属畏惧颤慄,无能为力。

大战历经千日,结果——

两柱巨神在最后一天同归于尽。

丧失所有力量的空洞躯壳,

各自被震飞至黑暗大地的外缘。

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伤痕、遭弃置的眷属——

和『巨硕之力』在大地。

「帝都开辟~起始之地」S0081──

 

那起大灾难过后几十年,由调停者亚诺尔所建立,位于黑暗(Erebos)之地的复兴据点海姆达尔开始被称为「帝都」。

这是由于当时尚处于贫困与苦难当中的百姓在寻求着能当作永恒心灵寄托的指导者。

结果──受两只圣兽承认其为调停者的初代亚诺尔与这一门血统以世袭指导者的身份受到请托,被拱上了「皇帝」这个崇高位置。

——支持这样的体制,在某种层面上可说是利用体制的,是从亚尔特利亚派遣过来的七耀教会的那些神职人员。

对于在《大崩溃》中失去心灵支柱的人子们,他们推广了『信仰』这个与女神接触的新形式,并同时通过承认大陆各地指导者的正统性,希望能巩固复兴后的社会根基,使其稳固。

七耀历81年──在第三代皇帝席翁·亚诺尔的治理之下,于海姆达尔建立了七耀教会的大教堂,之后,这个城市就开始被称为「帝都」。

大教堂做为信仰根据地,也是承认皇帝家正统性的仪式会场,不过此处还具备更重大具体的任务。

也就是准备「起始之地」。──原型保留在亚尔特利亚,借由建造其复制品达成了『某个目的』,也可以称为《人工特异点》的地下设施。

──就这样,大崩溃之后的混乱期宣告结束,遗失了过去文明的人子们,受到名为『信仰』的摇篮守护,即将迎接寻求光明的黑暗时代。

……但200年后,在埃雷波尼亚这块土地上,『黑暗』化为绝望性地黯淡,并充斥苦难之物。

那只黑暗龙将海姆达尔封闭在瘴气中的那天起──

「废都的黑暗龙」七耀历371年

 

帝都海姆达尔建都历经二百年——
『那场灾难』突然自地底出现。

——《黑暗龙》零之阔步者。
会散发出黑色瘴气的可怕魔龙。

魔龙吐出的瘴气笼罩了帝都,海姆达尔就此化为死城。

亡者遭到魔龙亵渎操控而徘徊当地,袭击还活着的人,借此扩增眷属。

当时的皇帝亚斯特流斯Ⅱ世面对如此状况,带领百姓和臣子逃出了海姆达尔,在南方的圣特亚克建立陪都。

——经过了百年时光,七代后的皇帝赫克特Ⅰ世决定收复化为废都的海姆达尔。

海姆达尔周遭地方已经遭魔物吞并,由黑暗龙所支配。

赫克特Ⅰ世虽然率领了勇猛的骑士团进攻,但在成群的强大魔物阻挠下,陷入苦战。

这时,赫克特Ⅰ世与『某种存在』邂逅。巨大的绯色骑士——《特斯塔·罗莎》。

接受赫克特Ⅰ世作为主人的绯色骑士,借其无比的力量和无数的武器杀入废都,与一切的元凶黑暗龙对决。

经过一场激战——
绯色骑士成功降伏了黑暗龙。

但也付出了极大代价——
皇帝因为沾染到黑暗龙的污血而丧命,绯色骑士也遭到了诅咒。

化作『武器数以千计的魔人』——
只对皇家的血脉产生反应,一旦失控,就有可能吞噬地上一切的『血红灾难』。

最后,『魔人』在帝都的地下深处,某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遭到封印。

然后,瓦解的废都市街被掩盖于下,于上建造了新的国都,人民也重新汇集而来。

今天的《绯红帝都》——海姆达尔的街景,便是延续自当时而来。

「魔煌傀儡兵」S0527

 

自从那位赫克特帝夺回帝都,已经过了150年,虽然帝权看似安稳,帝国各地却出现了豪族,这些人缓缓以领邦的形式瓜分江山。

豪族被皇帝封为贵族,之后又像是彼此竞争似地互相争夺土地,在各地展开无数小规模战争。

在这种情况当中──各地找到与为赫克特皇帝效力的『绯』同种类的『巨大骑士』,不时会被运用于战争中。

苍、紫、灰、银、金──这些在黑暗时代前期发挥出远远凌驾各豪族拥有的战力,以压倒性的力量驱逐士兵们,决定了战局。

但是『巨大骑士』简直像是天灾地变,就算有力豪族出钱出力去满足他,也无法使他为自己效力,在这层意义上,需要寻求『某种对抗手段』。

──此时登场的便是由当时的魔导师们所生产出来的几个魔导傀儡魔像《魔煌兵》。

与其他地区一样,黑暗时代的帝国魔导师们追求着已经崩溃的塞姆利亚时代的奇迹与荣耀,着了魔似的妄想着要重现往日荣景。

这时受到有力豪族的米拉支援,又有某势力的助力,打造了几台对抗『巨大骑士』的魔煌兵。

──实际上,大多魔煌兵都机能不全,有着只在灵脉活性化之时才能使其活动的致命缺陷。

但是『巨大骑士』出现之时灵脉大多呈现混乱的活性化状态,作为『对抗手段』在某种程度上还算是得以成立。

──七耀历527年,可说是魔煌兵原型的第一台傀儡在一位魔导师的工房诞生,他为现已过世的有力豪族效力。

名为《无头守卫》──全高约5亚矩,比之后的魔煌兵略小的『无头』甲冑傀儡,可借此稍微窥见之后魔导师们的错误试行痕迹。

「枪之圣女·前日谭」S0942

 

在阴暗的地底一角,两道影子在火光照射下摇曳着。

「原来如此……能感受到压倒性的『气』呢。」

站在前头的是个亭亭玉立,娇艳欲滴的少女──一头金色闪亮的秀发,在地底流动的风中飘逸,带着一把长枪,看起来跟她的纤细手臂有点不搭。

「怎麽,果然还是要收手吗?」
「如此也好,此力超乎人子的负荷。」

回答的是言谈带有古风的人物──
一身长袍包棴着这位妙龄女子肉感的躯体,她手中的杖火焰摇曳,有着暗色金发与绯红瞳孔。

少女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请求女子开启眼前的『门』。门上刻着缠绕螺旋的十字纹章。

──少女名叫莉安娜·桑德罗特。为治理雷格拉姆地区罗恩格林城的伯爵家之女,后世称呼少女为《枪之圣女》。

在武术盛行的雷格拉姆地区长大成人,与楚楚可怜的容貌正好相反,自幼年起即
发挥其天赋长才,年仅15岁就拥有足以与城中骑士并驾齐驱的武艺。骑士枪的本领犹如神助,甚至在领内大赛中凌驾众骑士之上,光荣夺下冠军。

骑士们也惊叹于本该由自己保护的少女的天赋,不顾其父伯爵的无奈,对少女投以压倒性的支持与崇拜。

……在少女16岁的时候,听见了某个『声音』。

威严文雅,却又透着一丝冰冷的『声音』。

那声音向莉安娜低声诉说她该完成的使命,以及必须全盘接受的宿命,并且语带催促。

除了她之外,没人能听见那声音。使得莉安娜很苦恼,这时她面前却出现了自称是『魔女』的不可思议女子。

魔女告诉她,那声音来自于曾封印在城堡地底的『某个存在』,以主人的身份寻求莉安娜效力。

──那是个力量无比巨大的存在,一旦获得,后果不堪设想,巨大力量同时可能会带来毁灭的危机。

但莉安娜在烦恼的最后,却决定要完成试炼,直接面对那个存在。

为了不被持续动武的有力贵族夺走利用,要将那个存在当作终结纷乱不休的战乱之世的『王牌』。

虽然魔女听了她的回答后惊讶不已,但还是认同了莉安娜毫无私心的决意与精神,要提供协助。

就这样,她们开启了门,枪之少女与焰之魔女挺身挑战试炼……

──5年之后,由于当时的皇帝驾崩,爆发了可说是帝国史上规模最大的内乱《狮子战役》。

「狮子战役·爆发」七耀历947年

 

七耀历947年,随着皇帝伯流斯Ⅴ世驾崩,也揭开了帝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内乱』。

伯流斯Ⅴ世在当时以好女色而闻名,据说拥有众多的嫔妃。

而这些嫔皆出自帝国各地的名门贵族,这也实在反映了他们如何争夺帝国霸权。

接着在皇帝驾崩后数日,正妃的儿子皇太子曼弗雷特就遭到不明人士暗杀。

紧接着,皇贵妃的儿子,第四皇子欧特鲁斯便起兵控制了帝都海姆达尔——

在他彻底清算了反对势力后,即宣布『即位』,以皇帝自居。

于是,其他三名异母皇子也有样学样,在各自接受名门贵族外戚支援下宣布『即位』。

历经5年的血腥内乱——
《狮子战役》就此拉开序幕。

——初时各阵营的战力旗鼓相当,但被后世称为《伪帝》的欧特鲁斯皇子阵营成功复活了被封印在帝都的『某种存在』。

昔日打倒魔龙,遭其飞血溅到而受诅咒的巨大的绯色骑士——《特斯塔·罗莎》。

在号称『武器数以千计的魔人』加持下,欧特鲁斯阵营得到了绝对优势的武力,连骁勇无双举世闻名的第五皇子昆拿尔的军团也为之击破——

当时一片其他阵营也将就此遭到吞并的风声,但这时第六皇子路奇乌斯的阵营也有了动静。

新的『巨大骑士』——
《紫绀骑士》加入了阵营。

得到这股力量的路奇乌斯皇子击破了以智略闻名的第二皇子艾尔贝特军团,获得了足以对抗欧特鲁斯阵营的兵力。

但是一度失败的昆拿尔皇子和艾尔贝特皇子则又重整旗鼓联手与两阵营对抗。

得到超常力量的两阵营和拥有最大规模军力的阵营将战况推向『三强鼎立』的局面——

从《狮子战役》爆发历经2年,内乱的混乱和惨烈不减反增,使得整个帝国逐渐遭到『黑暗(Erebos)』吞噬。

「德莱凯尔斯起兵」七耀历949年

 

一名青年在静谧的草原上午睡。有羊在其周遭吃草,悠闲地享受那和煦的风。

有位表情苦楚,着骑士装扮的青年策马奔来。仔细一看,铠甲上附有无数的刀伤和箭伤,左手臂还包了触目惊心的绷带。

睽违数年的重逢——却丝毫不见怀旧的气氛。

「你说的没错。」
「这样下去帝国将会灭亡——」

听完话的青年坐了起来。

他正是隐姓埋名流浪在外的帝国皇子,第三皇子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德莱凯尔斯身为庶出的皇子,受到了其他帝位继承人排挤,辗转周游各地栖身。而从3年前起,他便寄身异乡诺尔德之中。

天生大人物气度的他,立刻与当地打成一片,生活无拘无束。但是他并没有遗忘过去一切。

他的母亲在流浪中去世。德莱凯尔斯清楚记得母亲对自己说的话。

「你的血绝不会让你弃帝国不幸于不顾。」

年纪尚幼就孑然一身的皇子长年来不断问着自己。流浪在外又毫无实力的自己究竟能怎麽做。

传出的消息说明了内战在扩大,帝国正一步步走向灭亡。

母亲的话恐怕是真的。再也无法置之不理的皇子决定挺身而出。

——德莱凯尔斯开始在诺尔德村落着手准备出发。

在他身边的,是带来消息的青年骑士罗蓝——
他是德莱凯尔斯的总角之交,也是损友,同时更是前往这异乡之前,托付后事的心腹部下。

手拿十字枪的高个儿诺尔德战士此时现身在后。

他们也与皇子交情甚密,在不放心仅只两人之下,自然表示愿意同行。

隔日早上,这群身着旅行装扮的男子在村落郊野接受送行。皇子向诺尔德之民告别,长老于是出言祝福。

「愿风与女神保佑你们就去吧。」

七耀历949年秋,德莱凯尔斯军于诺尔德起兵——
旗下兵力仅17人。

「狮子战役·平息」 七耀历952年

 

七耀历952年·7月——
历经5年的「狮子战役」内乱平息。

分别得到『绯色』和『紫绀』这两种《巨大骑士》的第四皇子欧特鲁斯阵营和第六皇子路奇乌斯阵营。

甚至借由以『魔导』力量活动的魔像对抗两阵营的第五皇子昆拿尔和第二皇子艾尔贝特阵营——

但是平息争端的,却是在内乱中期才挺身而出的庶出第三皇子——德莱凯尔斯阵营。

在诺尔德起兵的德莱凯尔斯皇子,在内战过程中失去了他的心腹部下骑士——罗蓝,但不多时——他便与某个人物有了命运的交会。

在湖畔城镇雷格拉姆起义的桑德罗特伯爵家女儿。

这位凭着犹如神助的枪法和无比领袖气质的女战士,率领了个个均能以一敌千的勇士组成的《铁骑队》。

她正是《枪之圣女》——莉安娜·桑德罗特。

流浪的皇子与救国的圣女——

出生背景皆不同的两人,相同的是对受战火所苦的人民感同身受,以及想要结束纷争的强烈意念。

而正是这样的想法,让这两人在战场上相互吸引,最后一起携手合作。

《铁骑队》和诺尔德的战士团,以及响应他们的志士,借由他们的帮助,皇子和圣女解放了各地——

后来甚至打动拥有《紫绀骑士》的么弟路奇乌斯皇子的心,为结束内战迈出了一大步。

——但是同一时间,《伪帝》欧特鲁斯不知用了什麽方法,让遭诅咒的绯色骑士——《武器数以千计的魔人》昇华至『神』的领域。

《绯红终焉魔王》——

随着巨大魔城出现在海姆达尔的《魔神》将逐渐逼近帝都的昆拿尔、艾尔贝特联军仅仅交战一次就摧毁——不,是『消灭』掉。

魔神接着也粉碎了紫绀骑士——
以魔城为中心,呈放射状伸出的无数红色灵脉夺去了帝都及周边人民的精气。

德莱凯尔斯皇子和枪之圣女陷入了必死无疑的绝境。
——就算如此,他们依然没有放弃。

他们遵从出力协助的『善魔女』引导,在帝都近郊与新的『巨大骑士』相会——

经过一番考验,取得了《灰色骑士》的力量。

并在铁骑队、诺尔德战士团和各地的协助者及路奇乌斯阵营通力合作下,打开了前往帝都的血路——

皇子和圣女驾驭《灰色骑士》就此闯入红莲的魔城。

——三天后,魔城消灭,帝都解放。

时间是七耀历952年,7月4日。

「狮子心皇帝·后日谭」S0994

 

「有劳,你可以退下了。」

「是,还有什麽需要请尽管吩咐。」

壮年总管家行个礼后退了出去,『他』轻轻叹了口气,将背靠在床上。

『他』又老又病──
历经锻炼的体魄至今看不出半点衰老,多数人看到他健壮的模样,根本不会起疑吧。

但『他』的确年老衰弱,并有死期将至的预感。

──『他』便是已满七十岁的第73代皇帝,狮子心皇帝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自从历时5年的内战《狮子战役》终结起,已过了40余年,德莱凯尔斯从来没有片刻休息,不断地奔驰着。

在终战那年即位,挥别了诺尔德的好友与魔女,与那些成为臣子的伙伴们为帝国的复兴鞠躬尽瘁。

(──应该没有遗憾了。)
(也不用担心孩子们了吧……)

他为了摆脱过去的思念迎娶了王妃。

她是在内战中支持他,却惨遭杀害的侯爵之女,虽然把她当作差很多岁的妹妹,却被她持续爱慕着自己的心意打动,娶她为妃。后来为他生了两男两女。

王妃虽已在几年前身亡,但儿女们却还健壮,他们将会肩负起已完成复兴的帝国未来,他如此确信着。

(也培育了后进……)

内战的前几年,因掩护他而丧命的心腹兼挚友,罗蓝·范德尔留下了一个遗腹子,能一路看着那孩子成长,对他来说也甚感宽慰。

如今那孩子已经四十多岁,担任军中要职,同时也以武术师傅与守护皇族职务的身份活跃,就像是他的另一个儿子。

还有《托尔兹军官学院》──曾经与伙伴们谈论过,不问身份的军事学校也在20年前设立,已经有许多优秀的优秀生辈出。

(『他』也会大吃一惊吧……)

他想起在终战那年,道别之后陷入了永久长眠的战友,嘴角忍不住浮现微笑。

军官学院的设立地点,就是当初找到『他』之地,也是『他』再度陷入长眠之地。

(这样看来我的余生并没有白白度过啊。)
(只要能在女神接我走之前撑过『那个』……)

他突然不带感情地看向房间的一角。

那裡有着难以名状的『黑暗』盘踞着。

「────────────」

那黑暗今天也重复相同行为,不厌其烦地向他搭话。

可悲得形同哀求。
威猛得形同威吓,
却又秘密得形同诱惑。

他知道那黑暗的真面目。
自从40年前,他继承帝位的那天开始。

(值得宽慰的是,这黑暗不会找上他的子子孙孙……)

而今天──痛苦绝望的时间再度展开,如果这男人没有狮子之心,大概没办法撑下来。

「…………德莱凯尔斯?」

──要等到让他无比怀念的银铃般声音响起,并伴随
着一头闪亮金发飘逸的『她』出现,他才能真正解脱。

「盐之桩」S1178

 

七耀历1178年7月1日,下午5点45分──

在位于帝国北侧,塞姆利亚大陆西北部的旧诺桑比亚大公国发生了那个『大灾难』。

在旧公都哈利亚斯克近郊,宛如耸入云霄的巨大白柱突然出现,瞬间吞没了大半的国土。

巨柱的真面目并非冰雪,而是『盐』。巨柱喷发出的盐陆续棴盖了都市、山野与河川,无一幸免,大多数居民逼不得已,必须到南部区域去避难数月。

在此次灾难中暂时受灾的罹难人数约达到当时大公国人口的八分之一──

但如果也把之后的第二次受灾算进去,最后的预估是有三分之一的国人丧命。

此外,这次的事件,在异变发生后,七耀教会就马上展开避难疏散、救护、医疗等初期对应,接着游击士协会也派遣了数百人规模的游击士……

帝国、雷米菲利亚公国、茱莱市国、利贝尔王国、卡尔瓦德共和国等国的救援部队也立即抵达。

但是大公国的元首巴尔穆特大公却在异变发生后第一个逃命到邻国雷米菲利亚,之后回国也遭到激怒的民众以暴动相迎……

最后演变为公国军的暴动,大公国就此瓦解,诺桑比亚重生为议会民主制的自治州。

──然而针对这起事件,仅在北部国境小范围接壤的埃雷波尼亚帝国却採取了两项自相矛盾的反应。

帝国一方面在体制上绝对无法认同大公国因政变而民主化的过程。

另一方面却又对于旧公国军为了在极其贫困的自治州中获得外币而成立了大陆最大规模的猎兵团「北之猎兵」一事大力赞成。

当时在帝国边境地区,大贵族与新兴大企业为了争夺七耀石和矿物资源,不断地互相较劲……

武艺纯熟,并能大规模运用的巨大猎兵团诞生,正好适合作为『代理战争』的一颗棋子。

说来讽刺,以这种形式从帝国流入帝国的可观米拉,就结果来说可说是拯救了贫穷的诺桑比亚……

──然后,在那个大灾难的27年后,《北方战役》终结,诺桑比亚遭到帝国合并。

依然讽刺的是由于注入了庞大的帝国资本,长期的贫困状态渐渐出现改善的徵兆……

关于一切的根源《盐之桩》──异变之后七耀教会就一·味·掩·盖·其·存·在·的『第一级特异点』巨大白柱,帝国军情报局也展开了追踪调查。

此外,根据协助情报局的『某组织』指出──
据说是当时教会的守护骑士带回亚尔特利亚国内,《盐之桩》变质的部分残留物,目·前·有·可·能·还·留·在·当·地·的某处。

「导力停止现象」S1203

 

七耀历1203年2月──沙萨兰特州的最南部,帕尔姆市与泰特斯门周边发生了『导力停止现象』。

那时正好是隆冬时期,虽然相较往年算是暖冬,但照明、通讯、取暖用品等导力机器皆不能使用──

纺织镇帕尔姆的居民整整一周都在寒冷与黑夜中打着哆嗦,当地的沙萨兰特领邦军为了对应,忙得不可开交。

推测原因为位于南边的邻国,利贝尔王国中央的瓦雷利亚湖上空所出现的『浮游都市』。

全长5000亚矩,全幅3000亚矩,那个塞姆利亚时代的古代都市,几乎从利贝尔的全域吸收导力,发挥了如此非比寻常的力量──

帝国南部的部分区域也进入了那个范围,此即导力停止现象发生的『原因』。

──异变过后3日,正规军第三机甲师团从多雷诺尔要塞以令人吃惊的速度抵达帕尔姆,保护当地居民的同时,越过了泰特斯门抵达国境。

第三机甲师团拥有的大量蒸气战车──
已除役的旧式战车,利用蒸气之力,搭载了外燃机,不用靠『导力』来运作的改造战车。

其主炮也非导力式,而是使用旧时代的火药,虽然运用本身困难,却充分称得上『实用』。

率领第三机甲师团的是赛克斯·范德尔中将──出身自担任守护皇族职务的世家,这位在正规军内以中立稳健派着称的智将,在进军的同时感觉到强烈的异样感。

「一边保护导力停止的南部地区居民,一边主·导·恢复陷入极度混乱的利贝尔治安。」

这则政府指令,很明显地只能解读为『侵略』。

在异变发生的一个月前,受到政府直接命令,要求军队运用劣于现行战车的改造兵器。

接着继第三师团之后,同样配备了蒸气战车的几个师团也都朝着利贝尔国境前进……

──最后在尤肯特皇帝之子,奥利维特皇子与利贝尔军总司令卡西乌斯·布莱特准将的随机应变之下,帝国才暂时打消介入的念头。

然后由于王国的飞行巡洋舰《白翼》前往,浮游都市停止运作,平息了南部的导力停止现象。原本以为帝国与利贝尔的紧张关係也会就此结束,但是……

推测为异变主导者的结社使徒《白面》似乎通过某·种·因·子·与帝国军情报局同时展开行动。在部分相关人员眼中,这状况已经非常明显。

──此外,《白面》所使用的自动控制型的小型武装称为《战术壳》。

「黄昏的序幕」S1206

 

火焰与大地的狭缝──飘摇的黑暗中,终末的传说揭开序幕。

一,二柱巨神相剋。

二,火焰大地相融合与完成七种器。

三,千年之都开闢与星杯的承载。

四、圣兽消失与昏黑龙的灾难。

五,夺回帝都与绯红所受诅咒。

六,众狮子的战乱与圣女的牺牲。

七,北方显现巨柱与招忌之子。

八,沦为祭品的封邑与百日远征。

九、东方的碧之大树与煌魔城显现。

如此便能成就千年以来的宿愿。祭品献出上古之血时,便开启通往《黑色星杯》之路。

污秽圣兽遭终末之剑贯穿,在鲜血溢满星杯之时……──揭开《巨硕黄昏》的序幕。

「黄昏的尽头」S1206~

 

黄昏的序幕后,开始活动的两股潮流。

一,大地之龙──拥有七首七嘴,成就其吞噬世界的钢之力。

二,千之阳炎──能够制住巨龙,斩其首级的最佳作战。

光芒缠绕之翼再度展翅,但席卷而起的风势却微弱地不成气候。

圣女香消玉殒后,虚假盐桩与终焉要塞显现,世界即刻落入黑暗──此为既定事实。

──本书为记述因果律的相位机关。

在《红色圣柜(创世赤红)》与《巨大黑槌(末日暗夜)》激烈交锋之下所造成,这个『传说』的毁灭性结局虽已明摆在眼前──

却存在著无法一眼看透的层面,那便是当『人』与『人们』非理性的摆荡与共振时,将产生无法记述的结果。

持续暗示著这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及至初代亚诺尔启动后的第一千两百零六年,本书的职责便宣告完毕。

──祝愿人们幸福。

第03因果律记述机关《AZOTH》

热门小说

最新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