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技师杰克Ⅱ

第一部半年后的故事

—-卡尔瓦德共和国。这个国家有一条街道,是东方来的移民由于思念故乡,仿照故乡建造而成的。这条街道俗称「东方人街」,总是洋溢着居民的活力和热情。

这条街的台面下同样也充满着活力。然而,就在半年前,情势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新旧势力之争原本在此已持续了约10年之久,但在某层企图之下,使两者间举行了一场世纪级赌博对决。对决的结果,造成了新势力失势。

而在那场赌博对决中较劲的两人—-便是杰克与哈璐。

赌徒杰克由于其无与伦比的实力,被称为《胜利》的代名词他的师父则是生前被誉为最强的赌徒「国王」,而哈璐正是国王的女儿。

两人之间的恩仇与命运,夹在真相、误会以及阴谋中不断翻搅,并有了戏剧性的展开最后,哈璐被杰克从台面下的世界中救了出来.而现在的哈璐—则是在东方人街北部一角的破旧酒馆中担任服务生。

对于以此酒馆为根据地的杰克而言,此举虽然并不为他所乐见,但哈璐心意已决,让他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就这样,在两人变得长时间相处之后,又过了几个月。时节来到盛夏。某一天,哈璐带着杰克前往某个场所。

在万物仿佛将被烤焦般的大热天,两人前往的是紧邻东方人街的新市街。对于平时总是窝在酒馆中的杰克而言,外出,而且还是徒步,几近于拷问。

[如果有导力车之类的就好了…」

杰克不由得自言自语了起来。

「杰克,你会开车啊?」

哈璐回过头,显得有些意外。

「以前稍微学过一下。」

「啊,不,应该这么说。像我这么行的男人,要说有不会的事情才比较稀—」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

就在哈璐随意附和杰克的玩笑话时,两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两人的面前,是在人口处挂着巨大看板的最新设施,也就是就连整个共和国也只找得到几家的《电影院》。

用导力摄影机摄影,在编辑影像后,投影在巨大的萤幕上,和其他人共同欣赏的《电影》—-这是卡尔瓦德共和国领先于其他国家的文化,在近几年缓缓普及,逐渐发展成连一般民众也能享受到的娱乐

就连平时对哈璐的邀请提不起劲的杰克,在听到要看电影之后也不禁产生兴趣,决定去开开眼界。

「那么,2部片里面,要看哪一部?我比较想看这个《黑暗枪手》—-
「那么,杰克,就请买2张《爱的太阳》吧↓」哈璐用满脸的笑容回答。

……杰克完全没有选择的权利。国王的事情并不是唯一的理由。或许是两人个性的问题,杰克不知为何在哈璐面前就是抬不起头来。

《爱的太阳》—是将在街头巷尾流行的小说改编而成的「爱情罗曼史」影片。

杰克虽然对此有点无法接受,但还是乖乖地走入了建筑物当中。在那里面,是开着导力空调设备(近年发明的导力产品,用冷风来降低室内温度)的舒适空间。

「你看你看——真不得了呢!杰克!」

在《电影院》中映人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地新奇。哈路的情给兴奋到了极点

在哈璐逼迫下,杰克前往馆内的贩卖部购买了饮料和爆米花。不久,到了影片即将开始播放的时间,两人连忙按照门票上所写的编号找到位子坐了下来。

萤幕上出现了一对俊男美女,两个人之间热烈的恋爱过程,被以时而激烈、时而令人感到哀愁的手法娓娓道出。

于是,终于到了剧情的高潮—-两人跨越了诸多的险阻,终于得以结合。这最精彩的一幕吻戏,就这样被投影大银幕上

由于这一幕实在太过激情,哈璐羞得从画面上别过了眼神。突然间,她想知道杰克在做什么,于是朝他望了一眼……没想到映人眼帘的,却是睡得正香的杰克。

看完电影之后,杰克和哈璐来到了附近的咖啡厅。

话虽如此,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一点都不悠闲。正在气头上的哈璐,把杰克请的圣代用激烈的气势往嘴里送—这已经是第3杯了。
「怎么会有这种人第一次看电影竟然睡着(嚼嚼嚼嚼……!)」

「喂、喂喂,哈璐。你还是别再吃了吧…」

「怎么?你有意见吗?」

哈璐用锐利的眼神瞪着杰克。每次事情变成这样,杰克就只有举手投降的份。他所能做的,只有静待风暴过去而已……不过,他这种态度,反而更让哈璐火冒三丈

「你还是那么迟钝呢—杰克。」

不知何时来到两人身边的女性,突然对两人攀谈。

「谁啊,突然—啊,咦……」

哈璐实在太过吃惊,顿时哑口无言。眼前的女士,有一具包在胸前敞开的鲜红洋装中的诱人好身材。她的脸虽然冷艳,但也不失清秀讨人喜爱的气质。而她那闪闪发光的金发,则以和缓的曲线包裹住她的脸庞。年纪大约20岁后半,虽然年轻但仍流露出成熟的韵味。那是现在的哈璐不,就连将来的哈璐恐怕也难以望其项背,洋溢着一种近乎于魔性的姿色与魅力。

当然,哈璐会惊讶也是难免的—-眼前的女性,就是主演刚才他们两人所看的电影

《爱的太阳》的女主角。

「我叫妮可。职业嘛—-应该算是电影女演员吧。」

「初次见面,哈璐妹妹。至于你呢,好久不见了,杰克」

「妮可…」

杰克不知为何显得有点尴尬。

「杰克,你认识这个人吗?」

「是啊……我们是旧识。」杰克回答时的眼神显得有些心虚。

「呵呵,真冷淡呢。」

「原来如此…她就是国王的女儿啊。」

一位穿着得体的男士跟在妮可后面走了进来。

「初次见面,哈璐妹妹。我叫雷纳德。」

「杰克—和你有7年没见了吧。」

「雷纳德先生…好久不见了。」

杰克称呼他时会尊称「先生」的这位男子、雷纳德,年龄大约比杰克大上5岁,约莫将近不惑之年—-从前与杰克共同师事国王,对他而言就像师兄一般。

不过,如今他已摇身一变成为政治家,以新科议员的身份,成为报章杂志上的常客,是一位有着百变面貌的能千人士。

—-虽然只是稍微打了声招呼,但妮可和雷纳德已散发出了压倒性的存在感。

有好几个人已发现了两人,使得周遭喧闹了起来。

「呼,所以我才不喜欢这份工作呀。」

「呵呵,这才是这份工作的优点吧。」

「总之,我们换个地方好了可以吧,杰克?」

「是啊,没问题。」

对于雷纳德有点不由分说的口气,杰克努力挤出笑容,一面答道。

一行人跟着雷纳德和妮可,来到了导力车的业余赛车场。然而,不知道是否当天是休息的日子,赛道上一台车也没有。

「好厉害!这就是导力车的…!」
虽然只是业余用的场地,但这里毕竟是用于导力车竞速的场所。哈璐脑海中虽然只有少许幼时父亲带着自己来的模糊记忆,但毕竟相隔多时后再次造访,她按捺不住的兴奋程度,不下于刚刚在电影院中的反应。

「呵呵,哈璐妹妹真是的。真的好可爱哟。」

「是啊,可以理解以前国王为什么把她当成宝一样的了。」

雷纳德对妮可的话点头称是。

「对了,哈璐妹妹,难得有机会,想不想实际看一场比赛呢?」

「有比赛可以看吗!?」

「是啊,只要那边的那位男士肯点头的话。」

恐怕是老早就准备好的吧。这种周详的计划和露骨的引诱手法—-杰克从以前就不太能接受他这种有点爱算计人的特点。

不过,正如国王对他的指导一样,他也从雷纳德身上学到了许多。因此,说起来他也确实有恩于杰克。导力车的驾驶技术也是上述从他那里学到的本领之一。他可说是一位精通各式各样运动的师兄。

于是,雷纳德继续说下去。

「听到国王死后,一直过着自甘堕落生活的你,在赢得与哈璐妹妹的对决之后,终于重新振作起来我真的很开心。」

「欸,杰克。今天请你务必要让我看看那时的你看看维克多利·杰克的英姿。」

「…嗯,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不过,毕竟我有一大段空窗期,不知道还够不够格当你的对手就是了。」

「呵呵,那就这么决定了呢。」

就这样,杰克决定和雷纳德进行一场导力车竞速比赛。

—-两人首先开始挑选座车。这里好像是雷纳德常来的业余竞速场,这一天相当于包场状态,可以随他们任意挑选座车。

「那我就选这台乌尔努公司的旧款。」

「呵呵,那我也来选一台性能相近的吧。这么一来,条件才对等。」

两人即将开始竞速负责给出起跑信号的,是兴致相当高昂的哈璐。

「准备…3、2、1,GO!」

雷纳德在起跑冲刺中抢得了先机,迫使杰克必须从后追赶。

现在的状况虽然很难说,但在7年前,杰克和雷纳德的驾驶技术可说几乎不相上下然而既然座车的性能几乎相同,在直线路段几乎没有追回的机会。既然如此,就只有在3座弯道时—-能够占得多少优势,便是致胜的关键。

第一座弯道—-
杰克踩着油门直到最后一刻,打算分出胜负。然而雷纳德却展现了毫不逊色的技术,轻松地避开了他的攻势。

第二座弯道—-
这座弯道的曲线和前一座有着细微的不同之处,但杰克仍在过弯时保持着接近临界点的极速。然而,前方的雷纳德却使出了巧妙的阻挡技巧,防止他追赶过去。

第三座弯道—-
可以说是最后难关的发夹弯在此恭候两名车手。不知雷纳德是否因杰克至今为止的攻势而心生大意,总之,雷纳德在操作上出现了少许失误—杰克并未放过这一点,成功地加以逆转。

于是,比赛来到了最后的直线赛道—-杰克的眼前出现了挥动着的终点旗,以及妮可的轮廓。于是,杰克不自觉地松开了踩着油门的脚结果—这场比赛最后就由雷纳德获胜。

导力车竞速的结果,以雷纳德获胜作收

「好厉害噢,杰克!不过,真的很可惜呢。」

杰克对向自己跑来的哈璐露出苦笑。

雷纳德和妮可接着也走了过来。妮可闭着眼睛,雷纳德则是生气地瞪着杰克。

「你这家伙—又放水了对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
杰克不知该如何回应。他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却也对自己的举动有所自觉虽然因为害怕而没问,妮可想来应该是雷纳德现任的女友。他不能让前辈雷纳德在她面前丢脸。就在妮可的身影于终点前映入杰克的眼帘时,他确实曾在转瞬间浮现过那样的想法。

从以前开始杰克便不喜欢被雷纳德盯上的感觉。

身为国王特别看上的、拥有出类拔萃天赋的弟子—-当雷纳德看着那样的杰克时,他的眼中总是有着羡慕与嫉妒的光彩。因此,不知何时起,杰克在与雷纳德对峙时,便开始保留自己的实力。

不过——这却也是最让雷纳德无法忍受的一点。

「(少得意忘形了,杰克…!)」

他将这句话吞下肚子里,狠狠地咬紧牙关。

—-那场竞速后很快地过了3天。杰克和哈璐今天也在那间酒馆里。正午时分,哈璐正忙着外场的工作。而杰克…基本上这个时间,他都在里头的个人房中睡觉。

从外表上或许看不出来,驾驶导力车只是他身怀的多种绝活之一,同时身为一路上在黑社会中打滚的人,
在战斗方面杰克多少也有点本事。酒馆老板念在他常常光顾店里,让他以近乎「酒馆专属赌徒」的身份长期待着。

此外,出于杰克的个人魅力,聚集在酒馆的小流氓们也对杰克言听计从,虽然不知他们有几分是认真的就是了。不过,自从哈璐来到酒馆工作后,情况有了变化。不管怎么说,所有人对杰克都还是敬他三分,这一点虽然没有任何改变,但哈璐却能巧妙地控制杰克,而且此举竟然也获得了小流氓们的支持。

也就是说,现在能够支配这间酒馆的,实质上是哈璐。

「杰克,老板库存的材料没了,

  [你去买。」

「啊?为什么我要做那种事…」

还在半梦半醒中的杰克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这么说。

「你听好了噢,杰克。」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管你是混黑道还是白道,这就是世间的常理哟。」

「没有什么『为什么』,因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明白了的话,就马上去买吧。」

「可恶…给我走着瞧…」

杰克嘴巴上这么说,但还是听从和自己差了15岁以上的小女孩指使。不过,他倒也没有嘴巴上说的这么不情愿。

话虽如此,被小流氓们指指点点的,也是他所无法忍受的。是故对于看见两人间的互动而嘻皮笑脸的家伙,他总是大吼着「喂!够了!」来找碴。

「杰克!」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

杰克乖乖投降,出门跑腿。酒馆的门还是老样子,一副要坏要坏的样子,一如往常地发出有如在呻吟般的声音。

—-过了不久,那种近似呻吟的声音再次响起。听见这种声音就表示有人出人,从这点来说固然挺方便的仿佛故意错开般,杰克前脚刚走,一位新的来客便走了进来。

这位客人的美貌,在这家酒馆中显得相当不搭调—-她就是女演员妮可。

「欢迎光临…咦?妮可小姐!?」

「呵呵,你真的在这家破酒馆工作啊。容我打扰了。」

妮可熟门熟路地往吧台的位子走去。

小流氓们眼见妮可的姿色,无不一面吞着口水,一面默默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好久不见了呢,老板。这里的人们,好像比较安分点了呢。」

「哈哈,是这样吗?若果真如此,想必是哈璐的功劳吧。」

老板露出沉稳的笑容答道。

「呃,你也认识老板啊。」

「有件事……是我自己乱猜的…妮可小姐,难道是杰克的…」

「是啊,我是他以前的女朋友。」

  [……!」

妮可直接了当的回答,让哈璐说不出话来。她虽然早就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但实在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大方地承认。

「呵呵,吃惊的哈璐妹妹也好可爱哟」

「欸,如果你有意愿的话,想不想和我一样走女演员这条路啊?」

「哈璐妹妹一定能够成为巨星的。」

「啊哈哈…可是,我又不是那块料。」

哈璐有点招架不住妮可的攻势,就是无法让对话照着自己的步调进行。原本,关于妮可与杰克之间的事情,
哈璐有好些地方想问…然而,妮可却轻易地看穿了哈璐在想什么。

「呵呵,没问题的。只要是哈璐妹妹想知道的,我什么都告诉你。」

「但是,可不能白白告诉你。我们来赌一把吧。」

「—不过,要是我赢了,你可得反过来回答我的问题哟。」

哈璐虽然搞不懂妮可的话背后有什么用意,但听到要赌就无法退让的个性,可说是尽得她父亲真传。于是,哈璐爽快地答应了。

—-由于双方同意选择哈璐擅长的赌博项目,于是就决定用扑克牌来赌21点。

哈璐年方15岁,便已绽放出身为天才赌徒的资质。哈璐之所以够格被称为天才,自然少不了至今努力付出的血汗…然而,她真正的武器,是杰克所没有的,甚至就连国王也难以望其项背的「记忆力」。

能够从场上已经出过的牌中预测剩下的牌,也就是所谓「算牌」的技术,在21点里面非常有效,因此可说是对哈璐相当有利的赌博项目。

于是,两人间的对决就此展开—-哈璐看见妮可拿牌的方式,心想「她一定不常玩牌」。

然而,反复进行过几局之后—-最后比筹码的数量时却是哈璐输了。

「没想到你竟然懂得『换牌」…」

「呵呵,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能算是作弊哟?」

哈璐绝对没有掉以轻心,不过,她确实错估了对手的实力。也许是她毕竟阅历尚浅,妮可刻意装作不会玩牌的这一招,成功让哈璐卸下了戒心。

「呵呵…毕竞我可是女演员啊。」

妮可这么说着,得意地笑了起来。

「那么,哈璐妹妹,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吗?」

「嗯,因为我们约好的。」哈璐干脆地点了点头。

「呵呵,好孩子。」

「问你这种问题,或许你会怪我太过残酷…」

「不过,7年前,你可曾经从国王手上拿到什么东西吗?」

与7年前的父亲有关的记忆…一想到其后发生的事,就让哈璐心中的悲伤再度复苏。不过,那份悲伤在与杰克共度的日子当中,正逐渐缓和下来。

哈璐顺着妮可的问题,开始追忆。仔细一想…自己片刻不离身的那个镶着漂亮宝石的东方首饰,正好符合叙述。
「这个首饰……应该就是吧。」

「这是7年前爸爸来探望我时送给我的。」

「这样啊,有你这席话,就够了。」

妮可专注地听着哈璐诉说往事。

「好了,约会的时间就要到了,今天我就此告辞吧。」

妮可说完之后,便和老板结了帐,潇洒地走出了酒馆。

附带一提,酒馆内的小流氓们…虽然把两人的你来我往都看在眼里,但也只能静静地看着罢了。

「话说回来……杰克也真是的,真慢呢。」

离他出门去购物,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了。反正,他一定又不知道跑去哪摸鱼了吧。

对于杰克这种行径已司空见惯,她只叹了口气便再度开始做事。为了把店里的垃圾拿去丢掉,她打开了后门;

然而就在走到外面的瞬间—她突然被一道「阴影」所包盖住。

「哟!杰克大爷回来啦!」

杰克充满气势地推开了酒馆的门。门发出的声响与其说是呻吟,更接近尖叫。不出所料,他好像绕去了别的地方,手上多了好几个看起来就是多余的购物袋。

「哎呀?哈璐跑去哪了?」
「这么说来,」老板说道。
「刚刚她去倒垃圾之后,就没回来过了。」

杰克脑海中闪过了不好的预感。他赶忙冲出后门,只见地上散乱着垃圾袋,以及摆在显眼位置的一张卡片。

卡片的正面这样写着—-

「哈璐妹妹我就暂时带走了。想把她要回去的话,就到指定的场所来吧。—-雷纳德」

「这是……!」

杰克把卡片给揉烂。

雷纳德指定的场所—-是每天都能享受到白热化的竞速比赛,在共和国境内也称得上是最大规模的导力车赛车场。

那里名义上也允许赌博,不少客人也是为此目的而前往的。

况且,今天是数年一度实力派车队齐聚一堂,进行大规模竞赛的日子,现场更是人山人海。而赌金的赔率,也因此水涨船高。

「真怀念啊……」

他想起从前,国王常常带着他和雷纳德造访此处,只会了磨炼身为赌徒的直觉。那已经是距今10年以上的事情了。

三人当中赌中机率最高的是雷纳德。他是在彻底搜集并分析过去的赛事资料后,再对出现机率最高的结果下注。然而也正因如此,赌金的赔率往往偏低,常被国王揶揄说「那样真的有趣吗?」

国王则是一如自己所说的,凭着敏锐的观察力和直觉,不断赌中大小的赛事。论总共赚取的米拉金额,他毫无疑问是最多的。

至于杰克,则总是坚持要赌就要赌大的。虽然表现不太稳定,但也曾以超越国王的直觉,买中好几次 Doubleo车券(赔率100倍以上的胜利车券)。

正当杰克在赛车场场处回想着这些事,因而感慨良多的当口,一群看似雷纳德的部下的黑衣男子出现在他面前。

「杰克先生,这边请。」

他们用相当礼貌的态度,带着他来到一间特别的房间中。

这是一间装了整面玻璃,可以在至近距离观战的〡P房间—

雷纳德、妮可还有被略为绑着的哈璐在那里等着。

「哈璐—-!」
杰克不自觉地倾身向前,叫出声音来,但马上被佩枪的黑衣男子制止。

「呵呵,别急啊。」

「你来得好,杰克。今天我为你准备了最棒的舞台。」

「雷纳德…!」对于雷纳德那副得意洋洋的态度,杰克显得相当愤怒。

「呵,终于直呼我的名字了吗。……不过,那样正好。」

雷纳德看起来相当满意。杰克也望向妮可。

「妮可…没想到你也有份。」

「是啊,虽然对你过意不去。」

妮可边这么说着,边向雷纳德靠了过去。

【我想你已经察觉了……我的目的就是哈璐妹妹拥有的,国王的「王牌」。雷纳德玩弄着哈璐首饰上的宝石。】

正如雷纳德所说,杰克已经对他的目的心里有数。

7年前和国王的那场大对决—-正当大局已定,确定由杰克胜出时,国王拜托他传话给哈璐。那是一道相当于国王遗言的「密码」,同时也是国王对自己秘藏的「王牌」加诸的锁。杰克被托付的,就是一件这么重要的东西。
……当然,当时的杰克并无从得知其中的意义。

「国王的人面很广—-他有着各式各样的「台面下」的人脉,那些人脉有时甚至也和「台面上」的人有交集。」
「我说啊,杰克。如果用表里两面来区分政治的世界那么你觉得用「白」还是「黑」来形容,会比较恰当?」

「天知道?」虽然杰克没有认真回答他的问题,

但雷纳德还是继续说下去:「答案是黑到不能再黑。」

「国王真的是个很会算计的男人。」
「装在哈璐妹妹首饰中的记忆结晶—-那里面刻着只有国王才知道的『黑暗交游录』,有着非比寻常的影响力。」
「我要靠着那个,在政坛上爬到更高的位置。」

「为达此一目的,我需要那个只有杰克你一个人才知道的密码。」

「没想到你已经知道这么多了…妮可,全都是你告诉他的吧。」

「嗯,是啊。因为,我希望他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那算哪门子发展。」杰克叹了口气。

「掌握他人的弱点…并以此要胁,通过这种手段获得的地位,到底有什么价值可言!」
「国王之所以留下那些情报,只不过是为了要保护重要的人而已。」

杰克的话深深刺进了哈璐的心。然而,雷纳德和妮可对此完全不为所动。

「呵呵,你的这种地方我是不讨厌啦…」

「然而,那种做法就和什么也办不到的小孩没什么两样。」

「嗯,这个男的不管跟他说什么他都不会懂啦。」

「不过要是不把你彻底击溃到体无完肤的程度,我总觉得不痛快。」

「就用你所知道的密码、还有释放哈璐妹妹这两件事…来当作这场对决的赌注。」

—-雷纳德是个聪明且行事谨慎的狠角色。从他的态度可以想见,他对于这场对决有绝对的自信。不过,杰克也不打算退缩。

就这样,杰克与雷纳德将以今日盛大举行的竞速赛事,来进行赌博对决。

第1场赛事会在1小时候开始在那之前,双方决定暂且先彼此拟定策略,于是杰克被带往了另一间房间。

此外,由于规则规定双方可以各有一名顾问,因此便由妮可担任雷纳德的顾问、哈璐担任杰克的顾问。

「欸,反正我的绳子都被解开了不能就这样逃掉吗?」

「这个嘛,我想就算今天可以逃得了一时…他也不是那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家伙。」
「而且,要是真有下一次,雷纳德一定也会被迫更加不择手段吧。要是事情变成那样…」

「唔,嗯,说的也是…那刚刚的就当我没说吧。」

说穿了,赛车场到处都是雷纳德手下那些黑衣男子。逃跑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欸,杰克…雷纳德先生他,以前是那么坏的人吗?」

哈璐流露出少女纯真的一面,让杰克的表情稍稍和缓了下来。追根究底,包含杰克在内,所谓的赌徒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杰克还是明白她想表达什么。国王和杰克虽然都是在黑社会打滚的人,但还是不会做出丧尽天良的勾当。这一点就雷纳德和妮可而言,也是一样的…

「是啊。他们两个以前不是这样的。」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呢…契机想必在于7年前国王之死。之后,杰克陷自甘堕落的生活,妮可在对杰克感到失望之后也离开了他,而雷纳德则靠着自己找出了一条新路。

雷纳德成为政治家的消息,自然马上便传人了杰克耳中。他从以前就是个讲究排场、喜欢引人注目的人,对于他的选择,杰克倒也不意外。然而,没过多久,关于雷纳德的负面传闻开始不胫而…虽然事情终究没有闹上台面,但传闻指出他不仅有收贿的嫌疑,甚至还和反社会势力有所往来。权力这种东西,竟然能使人改变到这种地步吗?杰克对此感触良多。

「先别提那个了。妮可小姐真的是个大美人呢。」
「其实你到现在都还没忘记她吧?」

「你、你说什么蠢话…!」

杰克对此出乎意料的问题慌了手脚。这和他在人前对决时摆出的扑克脸有很大的不同。而尽管是哈璐自己这么问的…她看起来却不太开心。

「总、总而言之…如果雷纳德那边有妮可,那就不好对付了。」

「她从以前就被称为能为男人带来好运的《胜利女神》…

「《胜利女神》是吗。」

「那获得她带来好运的『男人』,应该就是我们《胜利》的代名词,杰克大爷咯?」

杰克无法加以否定…应该说,她完全猜对了。妮可在赌博方面的本领,并不下于杰克或雷纳德。

而杰克在和她搭档之后,更是一如《胜利》的代名词,连一次都没有输过。

「噢?组成搭档来赌博啊…」

哈璐本来好像还想多说些什么,但却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了。

「那么,杰克。你不去看一看对方准备的赛事资料,真的没问题吗?」

「嗯,毕竟我平时都有在留意赛事结果,大致上的细节我都能掌握。」

「比起资料更重要的,是赛车现场的气氛。可以的话,我想要到外面看看但前半场,看来就只能照现状进行挑战吧。」

此时,第1场赛事已即将开始了。

离第1场赛事开赛前15分钟,杰克他们回到了之前的VIP室,和雷纳德他们会晤。

规则是这样的—-彼此先各自从10万米拉的本钱开始。然后,1场赛事最多只能购买1张车券并且,不能略过不买。每场赛事最少一定要买1张才行。

每场能够参赛的车辆数量为12台

下注方式可分为:只要能押中前三名里,任何一号即可的「 Multi」—-这是最容易中奖的下注方式,因此赔率也最低。

猜中第1名车号的「 Single」—-虽然比 Multi难中,但由于机率也算不低,因此赔率是倒数第二低的。

至于「Duo」和「Trio」—-则是必须猜中进入2名、3名内的车号,但不必按照排名顺序。当然,机率越低,也使得赔率越高。

最后是「 Double」和「 Triplel」则必须分别猜中1~2名、1~3名的编号,并且得要完全按照顺序。想当然尔,上述「 Triplel」是最难赌中的,因此赔率自然也最高。

总计6种的车券买法—-在各自购买之后,必须对彼此出示,并以此作为对决依据。

在下注的米拉金额方面,则没有硬性规定。只要手头上的资金允许,要怎么下注都行。不过,当资金归零时,便直接宣告落败。

此外,这一天总共将会举办7场竞赛。共分为前半4场、后半3场的形式进行。其中又以后半的3场,特别是最后的赛事赔率最高。

1场赛事大约会花上10~15分钟。车手们有义务在赛程间一定要进站一次(进入维修站补充导力车EP、更换轮胎);执行这些步骤时的速度,也将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此外,各车队背后,也纠葛着各家赞助商与团体的利害关系。

因此,所谓的导力车赛,不只是参赛车队之间的对决,更是共和国诸多势力赌上自尊和外界评价,进行此消彼长之认真对决的舞台。

此外,夺得好成绩的车队,也将获得庞大的奖金。

正式确认过规则后,杰克和雷纳德便分别购买了第1场赛事的车券。

第1场赛事

开赛前,杰克和雷纳德向彼此出示车券。

杰克在听取了哈璐的意见之后选择了车号。内容是『5-1-3』,买1万米拉 Triple—-在综合胜率最高的前2名外,搭配了最近气势正旺的第3名。这算是兼具了稳定性和赌博性的一次下注。

眼见杰克的下注方式一如往昔,雷纳德笑了笑说道:「还真是老样子啊。」附带一提,他的买法是『1-3』,买2万米拉Duo—-这让杰克有点意外。
若是从前的雷纳德,这时会先走稳定路线,买『1-5』Duo,大胆一点最多也不过是买『5-1』 Double。不过,雷纳德所选择的,却是买气排行第二的「1」和来势汹汹的「3」。………硬要说的话,这比较像是往昔国王的风格。

「呵呵,我在政界打滚,可也学到了不少啊。」

雷纳德对难掩动摇神色的杰克这么说道。

过了15分钟后,第1场赛事的结果出炉了。1~3名分别是「3-1-5」3号车凭着气势,精彩地夺下了冠军。

于是,雷纳德完全猜中,杰克却完全落空。杰克手头上的资金减为9万,而雷纳德的资金却一口气增加为将近15万。

「呵呵,一开始就赌中,真是厉害呢。」

听见妮可这番慰劳的话,雷纳德回道:「也是多亏了你啊。」,同时顺势将她搂怀中。

杰克别过头去,设法不注意他们两人的举动。「集中精神!对决才刚要开始呢!」哈璐如是帮杰克打气。不过,一开始就拉开了这6万的差距,追起来绝不轻松。

第2场赛事
杰克又买了1万米拉的 Triple,而相对地,雷纳德这次则是谨慎地买了 Multi不过,他还是把刚才赢的5万米拉全部赌了下去。

结果,杰克没中,雷纳德则又押中了。杰克手边的资金减为8万,雷纳德则超过了17万。此时,双方已拉开了一倍以上的差距。

第3场赛事—-
杰克还是买1万米拉 Triple,雷纳德则有几分转守为攻的气势,买了2万米拉Double不过,这场两人都没猜中。

紧接着是前半战的最后一场,第4场赛事—-杰克还是学不乖地买了1万米拉 Triple。妮可和雷纳德对他这种不为所动的态度报以苦笑,但杰克丝毫没有改变心意的迹象。相对的,雷纳德又买了 Double这次的赌金下了3万。

结果,没想到又给雷纳德押中了。前半战结束后,杰克手边只剩下6万,雷纳德方面…则多达24万。如此双方的资金便差了4倍。

「呵呵,今天手气真旺啊。对吧,杰克?」

杰克对于雷纳德的挑衅不予理会。

距离后半战开始前,还有约1小时的休息时间。杰克催促着哈璐,连忙往帮他们准备好的休息室而去。

「杰克,你打算怎么办?再这样下去…」

「下半场押赔率更高的车…」

「不,那就算中了,也很难逆转。」

「开始示弱就输了。所以,我不能退缩。」

「话是那么说没错啦……」

杰克口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却也想不出什么具体对策。不过,就目前状况而言,显然他已经不是光靠直觉便能逆转获胜的了。

「对了,在看资料的时候,有一点让我很在意……」哈璐说。

她好像从数列中发现了什么。基本上,胜率与人气越高的车队赔率越低,相反地,胜率和人气越低的车队则越高。不过,这边的竞速赌盘,不只是光靠上述因素来计算赔率的。例如,像是在今天这种大规模赛事,赔率会设定得比平常略高,让客人有机会获得更多奖金。而老是吊车尾的车队,由于胜率低所以赔率高,但往往却也因此吸引了一定的赌客下注。这么一来,照理说赔率会因而降低,但主办单位却为此设定了不会让赔率掉得过低的公式。赔率是为了让赌盘更有戏剧性的机关换句话说,是人性化的产物。

不过,就算把这些因素也考虑进去,哈璐觉得还是有的车队让她觉得赔率怪怪的。经过确认之后,确实如此…不过,那只是非常细微的误差,一般人根本不会察觉…

那个车队的驾驶员,是至今尚未被打破的官方赛事连胜纪录保持人,同时现在也仍在第一线奔驰的最高龄选手通称《传说》的卡洛斯。不过,近年来他逐渐与胜利无缘,开始有人揶揄他是「永远落在亚军之后的传说」。
他其实是国王的朋友,杰克过去也曾和他见过面。

「谢啦,哈璐。」

「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休息时间结束后,你就先去V〡P室吧。」

「等、等一等…」

没等哈璐回答,杰克便飞也似地不知去了哪里。

距离第5场赛事开始前还有10分钟。VIP室中仍不见杰克的身影。

「该不会自己夹着尾巴逃跑了吧?」

面对雷纳德轻蔑的发言,哈璐反驳道:「杰克才不会做这种事呢!」

「呵呵,人终于到了呢。」如妮可所说,杰克终于回到了V I P室来。

「抱歉啊,上厕所稍微多花了点时间。」

杰克一派轻松地说。和沉默寡言的上半场不同,他似乎找回自己的步调了。哈璐看到杰克的态度之后,稍微安心了下来,催着他去买车券。

第5场赛事—-
杰克仍维持着上半场的自信,买了 Triple车券不过下注的金额只有5000米拉。

「还以为你哪来的自信,没想到竟然开始砍赌金了啊。」

雷纳德表面上夸耀着自己的胜利,实则看穿了杰克的策略是为了最后一场赛事保留资金,内心觉得他是在耍无谓的小手段。不能在这时停下攻势—-他边这么想着,边对一支胜率不怎么样的车队买了10万米拉的 Single

结果,没想到又给雷纳德押中,而杰克则又没中。经过这场赛事,让雷纳德手头的米拉攀上了50万大关。另一方面,杰克则只剩下5万5000米拉…差距已将近10倍。

接下来是第6场赛事—-
杰克和刚才一样,买了5000米Triple拉雷纳德或许是觉得这场赛事的胜负难以预测,首度采用跟风策略,买最高机率的组合1万米拉Duo

结果,这场比赛超乎想象激烈,成为这一天最精采的一战。在杰克所买的 Triple车券中虽然押中了两个号码,
但结果双方还是都没押中。

「刚才这一场要是押那个的话…!」 哈璐以结果论输赢,懊悔不已。

然而,在杰克的眼中,已经只看得见最后一场赛事了。

—-这场车赛的重头戏终于登场,这一天最后一场,也就是第7场的赛事终于即将展开。

此时,杰克手边的赌金刚好是5万米拉。至于雷纳德方面,则和刚才相比没有什么变动,大约是50万米拉。

差距是10倍…杰克想要获胜,至少必须押中赔率超过10倍的车券。而且,这还是建立在雷纳德没有押中的前提之下。此外,双方事前同意,最后一场比赛的车券无须事先亮出,在车赛结束后再出示即可。这是雷纳德基于这样比较刺激的理由所做的提议。

于是—-
赛车场的起跑灯号由红转绿。

—-最后一场赛事,比第6场还要激烈、精彩。

首先,最受瞩目的4号车因机件故障而在途中宣布弃权。接着,人气排名第二的3号车与第三的6号车,
也纷纷被卷人突发状况中,虽然还不到被淘汰的地步,但却也大幅落后。

比赛在实质上只剩下9台车的状态下继续着。其中胜率最高的1号车,在5号车百般阻挡下,一直未能提升排名。

在这种局面下,领先车队依序由「7」、「2」、「12」号分占。此外,「12」号车的驾驶是卡洛斯被称为「永远落在亚军之后的传说」的男人,如今却有机会问鼎冠军,让观众们热血沸腾。

比赛来到决定胜负的关键场所、最终弯道抓住了有些不知所措的7号与2号车的破绽,老手卡洛斯凭着华丽的操驾技术将他们甩在车后。

—-结果,第7场赛事便确定由「12-7-2」作收。没想到…冠军竟然由卡洛斯拿下。观众们陶醉于长年来保持沉默的《传说》在他们眼前上演的大复活,报以本日最大的欢呼声。

雷纳德用闷闷不乐的表情,眺望着眼前赛车场的情景。

「难道你没中吗?」哈璐问道。

然而雷纳德却说—

「呵呵,就连我也没想到那位『传说』竟然有办法拿下冠军呢。」

「不过,我倒是深信他有办法挤进前3的。」

「我买的,是2-7-12的Trio…是赔率120倍 Doubleo的车券。」

  [……!」
杰克和哈璐感到大为震撼。而且,雷纳德一次就押了40万米拉一来一往,可以领回4800万米拉的奖金。

「呵呵,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是吧。」

「嗯,看来是这么回事呢。」

雷纳德和妮可为了胜利洋洋得意。然而—-

「没有啦,开玩笑的。」哈璐说完吐了吐舌头,杰克则继续说下去。

「是啊,我们是装作被吓到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是」

杰克对瞠目结舌的雷纳德和妮可说道:

「我买的,是12-7-2的 Triple」

「这张 TripleO车券的赔率,是1100倍!」

  […………!」
雷纳德和妮可哑口无言。

所谓的 Tripleo,指的是赔率在1000倍以上的车券一般认为, Doubleo车券要好几个月才会有人买中一次,而这 Tripleo则更加罕见,好几年都不知道能不能出现一张。于是这么一来,杰克手头上的金额便成了5500万米拉…超过了雷纳德拥有的4810万。

「你这家伙,为什么能…」

「你问我这个问题,就等于是在承认自己作弊了啊。」

「不过,如果即使这样你也想知道的话,
我就告诉你吧。」

「雷纳德。我啊,去收买了卡洛斯。」

「你说收买……」

「是啊,其实刚才我拜托我的朋友去和我买相同的车券。」

「本钱是我用信用担保当场募集到的10万米拉…这10万米拉翻成1100倍,总共是1亿1000万米拉。」

「我告诉他,这笔钱都归他所有。」

「怎么可能!我明明就会定期给那家伙…」

「不管这笔钱再多,为什么会为了眼前的利益…!」

「你听好了,雷纳德…所谓的人心,确实是可以用米拉来收买的。」

「不过呢,『灵魂』这种东西,则是不管花上多少米拉都买不到的。」

「卡洛斯答应和我之间的交易,便是最好的证据…」

「我想他其实从更早以前就想要和你拆伙了吧。」

「哼,讲得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

「不过,真不愧是传说…虽然其中几位车手也是串通好的,没想到他总是在后方操纵着赛况。」

「他的实力真是让人敬畏啊。」

「不过,雷纳德先生应该连排名也一并指示车手了吧?」

「那为什么不是买 Triple,而是Trio呢?」

「而且,最后还不是押全额,而是刻意留下10万米拉…]

「这个嘛,我想是为了『保险』吧。」

……杰克说的没有错。就算布了再多的局,也无法完全除去不确定因素。在所有事前准备之外,再采取最安全的手段…这就是雷纳德的作风。

「噢?不过这下,你不就是反而被自己害到了吗?」

「要是把全部的赌金都押下去,你就可以赢得了杰克了。」

「什、什么…」

雷纳德马上计算了一下,随即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如果最后一场他把50万全部押下去,就能获得6000万奖金,
比目前杰克手头上的5500万还要多。

  [……没错,这是我弄错了。」

「其实我是有买车券的。是我的部下听错了我说的号码…!所以,其实我没有输…!」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妮可说道。

「雷纳德…在刚刚那场赛事里,你对瞩目度最高的那台车动了手脚对吧?」

「虽然你把证据完全湮灭了…但是如果由知道内情的人来看,又另当别论了啊。」

「很遗憾,雷纳德…你的种种恶行,终于曝光了。」

「什么意思…你到底在说什么?」

「嗯,看了这个你就会明白了。—-进来吧。」

接获妮可的信号后,一群同样穿着黑衣,但却不是雷纳德部下的人,就这样走进了V〡P室,把雷纳德和他的保镖团团围住。

「死心吧,雷纳德!你的其他部下已经都被解决掉了!」

「妮可,你这是…」对于杰克的疑问,

妮可戴上怀中拿出的眼镜后,这么回答道:

「呵呵,让我再次郑重自我介绍吧。」

「我是总统府直属的谍报部门、《洛克史密斯机构》的一员……」

「那就是我现在的『真正头衔』」

……杰克和哈璐面面相觑。

接下来—
在妮可所率领的《洛克史密斯机构》精锐成员面前,雷纳德完全无计可施,只能乖乖就范。理由是涉嫌在大规模竞速比赛的7场赛事中安排假比赛、妨碍特定的车队,以及毁损器物罪。除此之外好像还有多项罪嫌,将会一并仔细侦查。附带一提,在第7场赛事中上演奇迹复活戏码的卡洛斯…也将以共犯的身份遭到制裁。

过了一周之后,在东方人街的破烂酒场。坐在柜台前的杰克难得地拿着新闻杂志,仔细确认和雷纳德落网相关的报导。柜台内侧,哈璐正在模仿酒保—-不,应该说是在练习。

「对了,杰克。当天那5500万…]

「嗯,看来那好像也被视为用非法手段获得的米拉。」

「之后就被妮可那家伙没收了。」

「这样啊,有点可惜呢。」

「哈哈,的确。」

另外,我请朋友买的车券所获得的1亿1000万虽然得以幸免,但那照约定是要给卡洛斯的。

「……对了,关于记忆结晶,那样处理真的好吗?」

「嗯。毕竟我也不想因为那个而又被人盯上。」

雷纳德想要得到的,国王留下的黑暗交游…处置方式交给哈璐决定,而哈璐则选择将它交给妮可。

若有一天哈璐和黑社会扯上关系时,那份情报可以用来当作保护自己的最终王牌国王的出发点是为了女儿好,但这份情报的存在一旦为人知悉,对于一名少女而言,持有它便太过危险。

附带一提—-知晓国王的遗物存在的,原本只有杰克和妮可两人。并且遗物藏在首饰里这件事,更是只有杰克知道的秘密…妮可是在前一天来到酒馆时,才在赌赢哈璐后从她口中得知的。

杰克得知了妮可如今的真实身份,他开始觉得,和逮捕雷纳德相比,这才是妮可的真正目的。

「到头来,解锁的密码,到底是什么啊?」

「你想知道吗…?」

「那当然。」

[HALLE MY LOVE·我心爱的哈璐)」

「真是的,不愧是爱女成痴的国王。」

「啊……」

或许是意外得知国王的想法,哈璐流下了一抹泪珠。

关于赌博方面,她固然是天才然而在其他方面,她跟同年纪的女孩没两样。

「先别管这个了,杰克。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就在哈璐擦去眼泪,即将开口时、店门用接近极限的音量发出声响,为酒馆带来一位新的客人。走进来的是穿着便于活动的裤装,带着眼镜的妮可。

「好久不见了,杰克。今天我是来和你谈事情的。」

「不嫌弃的话,要不要再次和我搭档啊?」

「等、等等!妮可小姐!?我才正要跟他说……」

哈璐慌了手脚。看来她刚才也正要和杰克说同样的话。

这下看来,又免不了有一阵骚动了…杰克为此头疼不已。


<完>

热门小说

最新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