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nut Bamboo Leaf Cat Lege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independent

我的名字是呦呦。虽然也有人叫我魔兽,不过所谓魔兽,都是只凭本能行动,粗暴又野蛮的家伙。我希望别人能用我的种族名称「椰子竹叶猫」来称呼我。

我现在正藏在草丛里,窥探著某只椰子竹叶猫的情况。有看到一只在寻找晚餐的椰子竹叶猫对吧?那是我的幼年好友犹犹。族里的同伴们好像觉得他是个很厉害的家伙,一个人无所不能,但只有我知道,他会过著这种孤单生活,其实只是因为他在硬撑罢了。也许也是因为这样,当我一回神,我已经在担心犹犹是不是又在勉强自己了。

就在我这样窥探的时后,犹犹终于找到了能拿来当晚餐的树果。太好了,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但是仔细一看,他手上的树果已经腐烂,果肉也变得干巴巴的。就算要去找其他树果,太阳也已经快要下山了。再继续到处走是很危险的,这点在椰子竹叶猫的圈子里是常识。这点犹犹好像也已经谨记在心,所以他稍微思考一下,就带著腐烂的树果回去自己的窝。当然,我也跟在他身后一起去。回到窝里的犹犹摸著自己的肚子,可能是肚子饿得无法忍耐了吧,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吃起腐烂的树果。

「等等,犹犹!都烂掉了,别吃啦!」

看到那一幕,我用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速度冲到犹犹面前,把他手上腐烂的树果抢走。

「呦呦……你干嘛突然这样?我已经说过好几遍了,要吃什么是我的自由吧!」

犹犹看起来好像很困扰,并且反驳我。……你也不需要这么困扰吧。觉得自己那么拚命实在有点丢人,所以我接下来的话带了几分教训的味道。

「你找不到能吃的树果吧?既然这样,叫别人分一点给你不就好了吗?」

「靠别人实在是太没出息了,我才不会那么做。」

「你老是这么说,可是我觉得不会啊!」

「会这么想的也只有你了。」

犹犹说,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自尊心强,还是无法信任其他椰子竹叶猫。

「真是的,那你就看著吧!」

我说完后,便呼叫椰子竹叶猫的同伴过来。没多久,住附近的椰子竹叶猫问了句:「怎么了吗?」慢吞吞地现身了。

「可以分我一些食物吗?」

「当然好啊。」

这么说著,住附近的椰子竹叶猫拿了大量的树果过来,也没要我感谢他,就迳自回去了。

「你看,有困难的时候就要互相帮助。下次换我们帮刚才那只椰子竹叶猫,那不就好了吗?」

我说道,顺便得意地哼了一声,并把刚才收下的树果放到犹犹手上。他表情虽然复杂,却似乎已经死心,也不再反驳我了,所以我很满意地回到了自己的窝。

 

隔天一觉醒来,已经过中午了。饿得咕咕叫的肚子这么告诉我。昨天犹犹的样子实在让我有点担心,于是我决定再去看看他的情况。我就像平常一样悠悠哉哉地来到他的窝之后,为了不让他发现,我悄悄地拨开草丛。结果看到了──满身是伤,低声呻吟著的犹犹站在那里。

「犹……犹犹?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由得从草丛里走出去。可是他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我,只是干瞪著森林的另一端──人群熙熙攘攘的道路。正当我感到不对劲而准备冲向犹犹时,犹犹发出难以言喻的怪叫声,也不顾身上的伤,全速冲向路上的行人,抢了那人的行李之后,消失在森林的反方向了。

那才不是犹犹。犹犹不会做那种事才对。我想这么认为,但他的样子我很熟悉,应该不会看错。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犹犹的野性苏醒了……

我惊讶地跳起来,结果发现我躺在自己的床上。什么嘛,只是恶梦啊……但我实在无法这么轻易断定,因为梦中那不祥的预感,我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那只是一个梦,现在是早上。饿得咕咕叫的肚子这么告诉我。我提醒自己,不可能会发生和梦中一样的事,然后快步走向犹犹的窝。可是,他的窝里没有半个人。

「犹犹!你在哪里?」

回应呼唤的不是犹犹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充满敌意的咆哮。难不成有敌人来袭?犹犹的窝在我们椰子竹叶猫聚落的边缘。最有可能受到攻击的就是犹犹。我焦躁地往咆哮声传来的方向赶去。

来到椰子竹叶猫聚落外围的某座森林之后,我在一个树木较稀疏的地方找到犹犹。他虽然受了点擦伤,却还是放低重心,握紧用大型树果作成的武器,做好迎战的准备。随著犹犹的视线看过去,那里有一只疯狂咆哮著,并摆好架式准备战斗的蕨类可爱猿。

「那只蕨类可爱猿──它的野性就快觉醒了!」

我们一旦陷入极度的饥饿或有生命危险,就会失去自我,使得野性苏醒。虽然受到强烈的冲击后,就能恢复理性,但大多数人都认为野性觉醒是大自然的原理,且族群将不再理会这个野化的个体。在梦里见到的犹犹,一定是在这只野化的蕨类可爱猿的攻击下受到重伤,使野性苏醒了吧。再这样下去犹犹就危险了,了解到这一点后,我的身体自然而然动了起来,走到了犹犹与蕨类可爱猿的中间。

「犹犹,已经没事了!」

「呦呦……!」

呼唤了我的名字,犹犹的眼中还留有一些理性。回想起梦中的犹犹那空洞的眼神,我在确定他平安无事后松了一口气,不由得落下泪来。

「现在没时间哭哭啼啼了吧!这家伙,在我散步的时候突然攻击我。它的野性已经完全觉醒了……要快点把它打昏──」
犹犹还没把话说完,就用可怕的表情看向我的背后。我也跟著转向背后。那只野性化的蕨类可爱猿已然逼近,正猛然朝我的头部飞踢过来──

「呦呦,危险!」

在犹犹如此大喊的那一刹那,野性蕨类可爱猿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量弹飞,猛烈地旋转著,腰部剧烈撞上了邻近树木的树干。蕨类可爱猿浑身无力地倒下,安静下来。没错,我以毫厘之差避过了蕨类可爱猿的飞踢,并瞬间打出一拳,给野化的蕨类可爱猿关键的一击。

「呼,刚才真是好险。猿羊教我的拳法派上用场了。」

我如此说道,再次转向犹犹那边。他已经放松了下来,看起来有点错愕。

「呦呦搞不好是椰子竹叶猫的族群里最强的……」

「我只是练来防身用的啦!」

把我一个女孩子讲得那么不可爱,实在太过分了。我闹起别扭来,便开始嘟著嘴训他。

「首先,被野化的蕨类可爱猿攻击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马上呼叫同伴!?」

「根本不需要依靠别人,反正我自己一个人总有办法解决啦。」

「什么叫总有办法!?就算你勉强打赢,要是在那之后你的野性也觉醒了,你说该怎么办!?」

「就算变成那样也跟你没关系吧。反正到时候再说啊。」
真是的,犹犹真的是听不懂人话耶!我明明那么担心他,他反倒说跟我没关系,真是太过分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怒火中烧了。我用力抓著犹犹的肩膀,训戒似地对他说。

「听好了!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努力。如果不努力,只想依靠别人,那就是过度依赖了。可是,犹犹你并不是那样!你明明有可以寻求帮助的同伴──有我在,却老是一个人乱来,你只是自我陶醉在独自生活的虚荣当中而已!」

我一股脑把想说的话通通说出来,然后等待犹犹的反应。他神情复杂地僵在那里。

「呦呦,我……」

就在他要开口坦承的那一瞬间,咚!这样的声音在我脑中回响。同时,他的声音渐渐远去。在产生疑问之前,来自于我背后的杀气就已诉说了一切。没错,刚才被我击昏的野生蕨类可爱猿已经醒来,我的头被它扔的石头砸到了。要是我现在倒下了,犹犹恐怕会一个人乱来,而我今天早上做的梦就会成为现实了。

「要是犹犹你乱来,然后从我的生活中消失的话……我会很难过……」

讲著讲著,我已经没办法将自己的想法完整表达出来了。虽然我非常注重自己身为女孩子的形象,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多亏了练防身术时练出的肌肉,我的身体相当强健。这么点小伤,我是死不了的。

 

可是,这个难以言喻的感觉是──

就在此时,我的理性彻底断线了。在那之后,被本能支配的我,已经彻底野化了。

我,椰子竹叶猫犹犹,是一只喜欢独自生活,不喜欢和别人混在一起的椰子竹叶猫。待在族群里面时,我身旁的净是些关于地盘的明争暗斗、令人眼花撩乱的社交辞令,还有为了卖人情而送来送去的树果,烦都快烦死了。我不想扯进这种人情买卖的关系里面。所以我把窝盖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和其他椰子竹叶猫保持距离。这样一来我就没有烦恼了。这世道虽然很难一个人独自生活,但是和其他椰子竹叶猫不一样,我喜欢遗世独立的自己。

我独自生活没多久后,我的青梅竹马呦呦就搬到我的窝附近来了。

「难得我们的窝离这么近,要不要一起聊个天?」

反正是呦呦自己擅自搬到我的窝附近来的。

「等等,犹犹!不要吃烂掉的树果啦!」

烦死人了,我才不想要依靠别人。要我依靠别人,还不如吃腐烂的树果还比较好。

「首先,被野化的蕨类可爱猿攻击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马上呼叫同伴!?」

那一定是因为我在期待──就算我没有要求她,呦呦也会像往常一样赶来吧。

「老是一个人乱来,你只是自我陶醉在独自生活的虚荣当中而已!」

我只是仗著呦呦会自己过来帮我,而在那边耍帅装酷。让周围的人认为我独自一个人生活是一件很帅气的事。为保持这种形象,我总是在装模作样。

「呦呦……我一点也不独立自主。我只是个想依靠别人的混蛋而已。我是一只仗著呦呦的温柔体贴,自以为靠自己的力量就能独自生活的蠢椰子竹叶猫……」

总是真诚地看著我的眼睛说话的她已经不在了。在我眼前的是已完全化为野兽的椰子竹叶猫。被蕨类可爱猿丢的石头砸到而野化的呦呦,就像是要反击一样,朝蕨类可爱猿挥拳。被呦呦犀利的三段攻击打到要害后,蕨类可爱猿这次真的昏厥了。

「就算如此,现在也还不到安心的时候……」

少了一个危险后,我稍微放心一点了。然而,完全按照本能行事的呦呦,咬住了长在蕨类可爱猿头上,像蕨类植物的头皮。在现在的呦呦眼中,那就是蕨类植物吧。

「呦呦,快住手!别吃那种奇怪的东西,这一点都不像你!」

为了把咬住蕨类可爱猿的呦呦扯下来,我抱著呦呦的身体尽全力往后拉。可是,对方可是身经百战的呦呦。她的力道一点都没放松,我完全无计可施。话虽如此,我仍完全不打算放任野化的呦呦继续乱来。

如果说有什么办法的话,那就是我手上拿的武器。用这个打她的话,应该就能让她昏过去并恢复正常……前提是要运气好。最糟的情况,就是把野化的呦呦弄得更生气。如果我为了让发怒的呦呦恢复正常而与她战斗的话,我自己的野性也会苏醒吧。

「如果我的野性苏醒了……呦呦恐怕会很伤心。既然这样──我就不该再耍帅了。」

有点自嘲地喃喃自语著,我下定了决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大声呼唤了椰子竹叶猫的同伴。然后我们族群的所有椰子竹叶猫都穿过草木赶来。

「犹犹第一次呼唤同伴,所以大家全都赶来啰。」

呦呦之前称为「住附近的椰子竹叶猫」的那家伙动作敏捷地来到我身前,和他呆愣愣的声音完全相反。

「呦呦受了伤,野性觉醒了……拜托你们,快想办法让她恢复正常。」

住附近的椰子竹叶猫爽快地点头答应之后,就和其他的椰子竹叶猫合力将呦呦从蕨类可爱猿身上拉开了。然后我立即迅速一跳,瞄准呦呦的锁骨一带,用双手给她一记手刀。呦呦一下子就昏了过去,无力地趴倒在森林中。

「这样一来,她应该就会恢复正常啰。接下来,只要给她闻一闻她喜欢的东西,她应该就会醒来了。」

住附近的椰子竹叶猫这么说完,其他的椰子竹叶猫就把新鲜的莓果拿到呦呦的鼻子附近。接著她抖了抖鼻子,很快就醒了过来。

「……咦……?我恢复正常了吗?」

她一边说著,一边眨著眼睛的模样,正是平常的呦呦。我松了一口气后,几滴泪水滑落下来。此时,我竟意外地体会到了她在帮助我时的心情,不由得有点难受。

「对了,犹犹你没事吗?我只是头有点痛,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呢?」

呦呦环视四周,好像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找人帮忙。而族群里的同伴全都聚集过来,满脸关怀地看著我们两个。

「这不是呦呦你教我的吗?」

我握紧了呦呦惊讶的手,并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仿佛之前自己孤高的形象都是装出来的。

「各位椰子竹叶猫,谢谢你们过来帮忙。──然后,呦呦,谢谢你总是在我身边帮忙我。」

 

就这样,我和过去的自己诀别后,与呦呦和族群的同伴们一起互相帮忙,过著充满笑容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