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egendary man of choice

In order to survive, use strength

这里是一座遗世独立的静谧山村。不仅没有历史悠久的建筑物,也没有什么名产,因此村民经常下山前往帝都讨生活。某一天,好奇心旺盛的少年昂底尔与父亲一同前往了帝都。和单调的村庄不同,帝都永远充满了让人耳目一新的事物。

「爸爸等一下要去工作。昂底尔,你在这个广场玩,等爸爸回来。」

「好!爸爸,你别忘了买礼物回来哦!」

就这样,像往常一样看著父亲离去后,昂底尔往在广场游玩的小孩子那边望了过去。每个孩子都还是老样子,玩著他们平常爱玩的游戏。其中,他忽然看到有三个人做著他没看过的动作。

「嗨!你们在做什么啊?」

昂底尔爽朗地与他们搭话,这三人也很开朗地回应。

「我们在玩扮演游戏啊。扮演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

「那是什么啊?好酷哦!我第一次听说这个游戏。是最近才发明的游戏吗?」

昂底尔明显表现得十分热情,他已经完全被这个名字给吸引了。

「对,是前阵子才开始有人玩的。这个游戏诞生的经过也很奇怪。大家都说,某一天,突然有很多人同时想出这个游戏。他们说这叫做『扮演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著当时的情况,并直呼不可思议。

「是哦,真羡慕他们耶!我也好想要突然觉醒,或是忽然想到那种点子啊。」

「也不知道这些话有多少真实性。就别想太多了,一起来玩吧!」

「嗯,说的也是!教我怎么玩吧!」

这个游戏的内容为:「用树枝举行授予传说力量的仪式,并在成为被上天选召之人以后,那个人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成为那位被上天选召之人的使命。」就这样玩著玩著,昂底尔和那些小男孩成了朋友。傍晚一下子就到来了。父亲来接他之后,他依依不舍地和那些小男孩道别,回到村子里。

 

隔天,昂底尔去找住在同个村子里的两位好朋友。当然,是为了一起扮演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

「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看不出来是干嘛的耶。」

个性稍显成熟的基斯,用有点冷淡的态度回应。

「反正又不是打坏人的可怕游戏,我应该能玩!」

个性略为懦弱的蒙堤如此说道。

「这个不错吧?搞不好我们真的能当上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呢!」

「能当上才怪。没办法,那只好快点开始玩,早点让昂底尔玩腻吧。」

就这样,昂底尔他们三人开始玩起了「扮演被上天选召的三人」。他们先在地面插上十支树枝,然后三人围绕著那些树枝,面对面站好。接著他们把手放在树枝上方,咏唱道:「传说啊,速速苏醒吧。」之后便各自挑了一支树枝拿起来。

 

「……呃,剩下来的七支树枝会变成魔法阵,把传说的力量赐给我们,对吧?」

蒙堤一手拿著树枝,向昂底尔确认。

「没错。现在我们正在被赋予传说中的力量!」

昂底尔认真地盯著七支树枝,做出像是在聚集力量一般的手势。

「不会演就别演,不然这游戏看起来又更假了……嗯?」

一脸无奈的基斯向他抱怨后,三人所围绕的七支树枝立刻开始不自然地接连倒下,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图案。图案慢慢地泛出白光,变得越来越亮,最后形成了光柱。昂底尔他们目瞪口呆地抬头看著光柱.此时,空中传来充满威严的声音。

『再次聚集的受上天选召之人啊。我将赐予你们足以改变命运的传说之力──』

就在那声音消失后,三道光芒立即朝著抬头望向天空的三人落下,直接击中他们的身体。昂底尔狼狈地摸了摸头,并再次看向天空。但天空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

「玩得太认真,结果看到幻觉了吗……?」

「不对!有个大叔的声音说:『我将赐予你们力量』对吧?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拥有满身怪力,或是能操纵什么东西,反正总该有特殊力量了吧!?」

昂底尔挥著手尝试了很多动作,但是完全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给我们多一点提示啊,大叔……」

昂底尔如此喃喃说道,然后不经意地把手掌举向了刚刚有声音传来的天空。结果──令人惊讶的是,昂底尔的手掌竟然闪著蓝白的光芒,并发出了电击。

「有了!刚才我的手掌好像发出雷电了!看到了吗?蒙堤!快点,基斯,你也把手举起来看看!」

听到昂底尔的话后,剩下的两人也把手掌举了起来。此时,蒙提的手掌发出了强风,而基斯的手掌则涌现了水流。

「看吧,我们真的是被上天选召的三人……!可以用这力量做一些特别的事──对了,去征服世界吧!我们既然这么特别,就得站在世界的顶端!」

昂底尔紧握著拳头,激动地说著。可是除了昂底尔以外,另外两人却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什么征服世界啊,也太夸张了……我一到人多的地方就没辙,怎么可能征服世界……」

「应该要隐藏这个力量,别四处张扬。要是让别人知道,一定会被人利用去做坏事。」

被两人浇了一头冷水的昂底尔,语气粗暴地开口道:

「被上天选召之人不去做一些特别的事,不是很奇怪吗?我不管你们两个了!我自己一个人去!」

两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昂底尔不理他们,转身跑开。

 

「我一定要征服世界,证明我是被上天选召之人给你们看。首先,就从聚集在广场的那些小孩子开始!」

隔天一早,昂底尔瞒著家人离开家里,前往帝都的广场。然后,他把广场的孩子们全聚集起来,展现雷电的力量给他们看。

「『扮演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成真了!你们看,这就是身为被上天选召之人的力量!」

「好厉害!没有导力器就可以操纵闪电耶!」

孩子们很佩服地喊道。对于自己八面威风的模样,昂底尔显得洋洋得意。

「从现在开始,我要征服世界,让全世界的人都认识我。怎么样?大家一起追随我吧!」

昂底尔振臂一呼后,孩子们都高高兴兴地应声说要和他一起去。
接下来,昂底尔带著那些小孩,到了帝都的大人面前。他向众人夸耀闪电的力量,重复了刚刚的演说内容。然而,大人们似乎认为这只是小孩子的恶作剧,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愤慨的昂底尔将数度将手掌举向天空,从掌中释放出的雷电被云层吞没,化为无数的巨大闪电。落雷顿时遍布整座帝都。其中一个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直接击中了昂底尔附近的一座导力灯。那强大的破坏力,甚至将导力灯整个打歪了。

「看啊,一般人做不到这种事吧!?」

大人们终于察觉他不是闹著玩的,于是一个个地在昂底尔身前停下脚步。

「我是传说中被上天选召之人,将来必定站上世界的顶端!大家一起追随我吧!」

昂底尔相信他们和广场的孩子们一样,都会齐声夸赞如此特别的自己。可是,一位老爷爷向他前进了一步,他的眼神中完全没有那样的情感。

「小鬼,玩笑别开得太过火了。竟然随便破坏城里的东西,你别以为大家会简单放过你。就算你这个小鬼真的可以操纵闪电,你有想过刚才落下的闪电会打到什么吗?要是把人家的房子烧掉了,你要怎么负责?」

老爷爷的话,让得意忘形的昂底尔整颗心都凉透了。老爷爷一说完话,原本伫足在他面前的几个大人,也都失去兴趣而离开了。就连包围著他的那些小孩,在看到他受斥责后,对他也不再抱持期待了。

「他除了力量很强以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再说了,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会有三人,但现在却只有他一个,我看可能是假的吧。」

孩子们小声交谈后,便纷纷离开了昂底尔的身边。留在那里的只剩昂底尔一个人。

「我才不是假的!我真的是传说中的被上天选召之人!所以,我应该很厉害啊……!」

昂底尔像是逃跑一样,朝人烟稀少的小巷子里奔去。过没多久,他来到了一个空空荡荡的空地。终于没有人来责备自己了,昂底尔放下心来。可是,一个男人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对他开口了。

「你说你是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中的一个,是吧。我相信你是真的。所以,我才会跟在你的身后过来这边。」

听到他这么说,昂底尔僵硬的肩膀终于放松了下来。

「谢谢你,我差点就失去信心了。」

男人在昂底尔身前蹲下来,正眼看著他,爽朗地对他说了句不客气。

「──嗯,不过就你的情况来说,我想你只是太微不足道,才没人理你吧。」

男人粗俗的语气才刚让昂底尔感到不对劲,立刻就有某样东西碰到了他的鼻子。他感到一阵刺鼻,瞬间就全身瘫软并昏了过去。

「还说自己是传说中的被上天选召之人,结果这么简单就被我抓到了。」

如此喃喃低语之后,男人抱著昂底尔坐上了导力车。

昂底尔醒来之后环视四周,发现自己似乎在导力车的后座。驾驶座上的男人用粗俗的语气对昂底尔开口了。

「哎呀,你醒了啊?我已经对我的同伴下令,你要是吵闹、想逃走,或是使用刚才那个奇怪的闪电,他们就会在你住的村庄放火。最好还是乖乖跟我来啦。」

「……你把我掳来,到底打算做什么?」

昂底尔为了不让对方发现自己在害怕,尽可能故作强势地询问他。

「因为,你的手掌不靠导力器或是结晶回路就能发出闪电,这很少见吧。要卖到哪去都行,还有说不完的用途。」

男人──这个绑匪轻描淡写地回答。他侃侃而谈的模样,没有任何犹豫。昂底尔无计可施,只能乖乖坐在导力车后座。手既没有被绑住。嘴巴也没有被塞住。明明有很多方法可以从这里逃出去,但是自己却因为这男人的一句话就动弹不得。他顿时觉得自己实在很没用。

『我为什么要乖乖听这个绑匪的话?用闪电的力量一定可以打倒他。可是,如果……一个不小心把他给杀了呢?或者是没有把他解决掉,村子反而被放火烧掉了呢?那责任我可担不起啊……』

在帝都向大人演说的时候,那位老爷爷所说的话,仍让昂底尔的心里感到十分困惑。

『基斯说得没错。滥用力量的话,就会像这样被人掳走。而且,蒙提说得也没错,我什么都做不了。……只凭闪电的力量,还是没办去成为传说中的被上天选召之人……』

发现这股罕见的力量之后,昂底尔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再平凡了。可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束手无策的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而已。

「差不多要离开帝国了。你就好好向家乡道别吧,以后别再给我哭哭啼啼的。」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因此人口贩子得意扬扬地对他说道。然而,昂底尔却没有半点反应。一开始绑匪以为他只是心灰意冷而没搭话而已。但毫无动静的后座让他渐渐起了疑心,于是他回头往后一看。

「喂,要是你敢搞鬼的话,我就把你的村子──」

原本应该在后座的昂底尔已不见人影。就在人口贩子对此感到震惊时,他的腹部突然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没错,蹲在后座的地板上躲起来的昂底尔,施放了闪电的力量重击了绑匪的腹部。

「你这小子!」

由于绑匪动作已经变得迟钝,昂底尔抢在被他抓到之前,迅速地溜进驾驶座,重重拉了一下方向盘。导力车偏离车道,往茂密的森林里冲了进去。

「你在干什么!?找死吗!?」

绑匪把昂底尔拉离方向盘后,迅速转动方向盘,避开眼前的树干。在反作用力之下,整台车子差点翻倒过去时,绑匪踩下了刹车。著急的绑匪紧紧握著方向盘。趁这个机会,昂底尔使用闪电之力把副驾驶座的窗户打碎,然后踩到了窗框上。

「永别了,绑匪大叔!谢谢你特地把速度慢下来!」

昂底尔这么说完之后,就跳出了窗外。

『也许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也没办法负起什么责任。可是……休想要我什么都不做,乖乖被你掳走!就算我什么都做不好,也要做我现在做得到的事!!』

昂底尔不顾一切地跳出去。他的身体在空中飞舞,被树枝划过并撞到坚硬的岩石上──正当他以为这一切即将发生的时候。一阵狂风将树木吹得向两侧倒下,朝著昂底尔直线吹过来。在昂底尔就要掉到地面上的前一刻,他的身体被某个人抱住,但由于坠落的势头过猛,他们俩人仍继续翻滚,然后一起飞出了悬崖。

身体向空中飞起的那一瞬间,昂底尔发现那个与他一起飞出悬崖的人──他的好朋友蒙堤,正拚命朝著他伸出手。昂底尔也伸出手后,蒙堤便紧紧地握住。蒙堤另一只手的手掌举向不断逼近的地面,然后藉著他掌中发出的狂风,慢慢地降落下来。

「正想说找到掳走你的车子了,没想到你竟然从车子里跳出来……太乱来了啦!」

蒙堤拍掉著沾满全身的泥土,带著无奈的表情笑著说道。

「要是你没来救我,我早就死了。谢谢你。还有,说什么要征服世界,我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对不起。」

昂底尔向他道歉,于是蒙堤也笑著说彼此彼此。

「我原本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已经死心了。可是,就像你从车子里跳出来一样,那绝不放弃的精神,正好教会了我相信自己的重要性。」

就在蒙提有点不好意思地如此说完后,从导力车离去的方向正好传来「砰」的一声冲击声。

 

说到另一方面的状况,这时已无暇顾及昂底尔的绑匪为了脱离险境,重新调整好行驶的方向后,正好要离开森林。

「可恶,那我就联络同伴,叫他们把那小子的村庄给烧了。」

绑匪拿出收在外套里的通讯终端机,联络同伴。然而,电话中出现的,是绑匪从没听过的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你的同伴全都被抓了。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不过……没想到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绑匪离开森林后抵达的地方,竟然就是昂底尔他们所住的村子。绑匪的同伴已经被村民抓了起来,拿著通讯终端机的小男孩──基斯正瞪著他。

「这算什么嘛!?怎么一个个都是蠢蛋!」

绑匪自暴自弃地踩下油门,想让导力车冲进村子里。站在导力车的正前方的基斯,从手掌发出水柱击中了轮贻。随著「碰」的一声巨响,导力车往下一沉,左右摇晃著冲向巨树。基斯迅速朝著地面的泥土释放水流,用泥巴缓和了车子的冲劲,使其免于撞上巨树。

「虽然我对昂底尔说过,要把力量隐藏好,不要去使用它……不过,如果有能力帮助别人却不使用,那就是怠忽职守了。」

 

就这样,束手无策的绑匪和他的同伙被逮捕后,昂底尔便和好朋友们一起回到了村子里。父母亲紧紧拥抱了昂底尔,然后狠狠地训了他一顿。然而,他此时的神情已经比以前成熟多了。

 

「……这个寓言告诉我们的是──不要成为一个空有力量却很肤浅的人。不是为了恣意使用力量而活。而是要为了存活下去,好好使用力量!」

「是!」

这里是一间毫无奇特之处的普通学院。一位喜欢说寓言故事的平凡教师──昂底尔,在工作时间结束之后,和两位好友消失在帝都的黑暗之中。帝都的和平,其实是由这不为人知的「传说中被上天选召的三人」守护著,而学生们都不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