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can say goodbye

The obsession of a toy maker

「怎么会变成这样──」

赛伊对自己做过的事很是后悔。赌上自己的人生制作出来的这项发明,可说是集他所拥有的技术之大成。而在终于完成它之后,他却十分悲伤,认为也许自己不该做出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弄错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是某个地方搞错了。

 

时间回到他还很年轻的时候.赛伊是一名喜欢制作东西的少年。而其中,他最喜欢制作的是玩具。那时他每天过著为了发明玩具而废寝忘食的生活。城里的大人们没办法理解他的行为,于是将他当成怪人而疏远他。另一方面,说起小孩子,他们每一个都喜欢玩赛伊的玩具,甚至还会数著日子,期盼他到公园来发玩具的那一天。他们最喜欢赛伊和他制作的玩具了。

「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新玩具呢?」

少女把手臂放在有点大的桌子上,一直缠著赛伊,要他告诉自己。

「我想想哦,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滑的鞋子,怎么样?」

「哇!在哪里都可以滑!一定很好玩!对了,要是滑过的地方会有颜色,一定会更好玩吧?」

这么说著,开心地蹦蹦跳跳的少女名叫玛塔。这位少女有著栗色自然卷的头发,十分可爱。她是赛伊做的玩具的头号粉丝,同时也是一位会给他建议的朋友。玛塔几乎每天都会来他家看他制作玩具。赛伊问她,这样看是否让她感到开心。玛塔回答说:

「看著赛伊哥哥开心地制作玩具,我也会很开心!」

 

今天是把做好的玩具拿去公园发给小朋友的日子。他知道这赚不到钱。即使如此,只要孩子们开心,赛伊就很高兴。赛伊双手抱著满满的玩具,从一些用奇特眼光看他的大人之间走过。

「喂──赛伊哥哥!」

远远传来呼唤他的声音。拥挤的人潮让他看不太清楚,不过那绝对是玛塔的声音没错。她一定也是为了赛伊的玩具,而正往公园出发。赛伊稍微往回走了一段路,寻找玛塔的身影,然后发现她在大人的人潮中举步维艰。今天街上为什么会这么拥挤呢。赛伊这么想著,并向人群竖起耳朵后,忽然听到远方传来的大喊声:

「快躲开!」

「玛塔,快过来这边!」

他放下抱在怀中的那些新玩具,把手伸向玛塔。察觉到这个情况后,她也伸出了手,而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了──失控的马匹就那样拖著马车,辗过赛伊眼前的人群。

 

在倾盆大雨当中,赛伊静静地蹲在墓前。

「玛塔,玩具已经做好了,你不想玩吗?」

墓碑冰冷冷地伫立著,没有回答他。

「你再给我一些玩具的建议嘛!再一起说一些有趣的事情嘛!」

赛伊如此对她说,眼中不停地流下泪水。可是,他并没有发现自己正在流泪。

「你再等我一下。我接下来一定要做出你也能玩得到的玩具。」

过了两年。做完玩具后,他双手抱著满满的玩具,朝著墓地走去。这些日子中,他总会把玩具放在孩子们的墓前,等待他们过来玩。

「玛塔,你过得如何呢?最近这里的孩子,就算我给他们玩具,他们也不肯玩。是哪里做得不好吗?让我听听你的意见吧。」

今天赛伊也对著摆满玩具的墓碑──玛塔的坟墓说话。要是玩具动了,或是不见了,一定是他们拿去玩了。他现在已经能够这么想了。可是,无论在哪个孩子的坟墓放玩具,或放了多少数量的玩具,却从来没有人来玩过。

「哦,我懂了,一定得用适合的材料来制作,你才摸得到吧。我再去重新研究看看。」

赛伊自顾自地说著,把没人玩过的玩具留在坟墓边就离去。

 

这样的日子到底持续了多久呢?红肿著双眼,赛伊像平常一样拿著玩具去墓地。「这次一定会玩了吧?」他的期待一次又一次不断落空──而在某个晚上,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知道了,要是透明的你有了实体,不就可以玩一般的玩具了吗?」

为什么之前都没发现呢?赛伊对自己感到十分惊讶,然后就急忙赶回家开始研究了。

 

过了三十年。赛伊废寝忘食,一边拂拭自己的汗水,一边不断研究如何为灵体赋予实体。在反复研究之下,他终于完成了理论上能让灵体化为实体的机器。他立刻为了启动机器而朝墓地过去。
赛伊启动了那台拥有复杂的钢铁结构的机器之后,它发出了独特的音波。音波就像涟漪扩散一样,从建筑物到人体,影响到了所有「实体」。在空气发出霹雳啪啦的声响之后,周围归于一片寂静。赛伊紧握拳头,想著自己或许成功了。然而,无论等待多久,他都没有看到玛塔或墓地的那些孩子的身影,也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

「怎么会?难道我失败了吗?」

装置启动后,的确像是产生了某种效果。赛伊推断肯定有事情发生了,于是他怀抱著些微的期待往城镇走去。

──抵达城镇之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难以想像的光景。原本热闹吵杂的街上,现在变得一片寂静。人们倒卧在每一条道路上。由这般层叠倒卧的散乱景象来看,他们的身体仿佛就像是被丢弃的空壳一般。

「我到底做了什么……我明明只是想让灵魂拥有实体而已──」

赛伊对自己铸下的大错感到茫然。他想办法移动了自己僵硬的双脚,在城镇里到处徘徊,寻找还活著的人。然而,在这座沉默的城镇中,活著的只有他一个人。随著时间经过,赛伊总算承受不住自己犯下的滔天大错,跪了下来。

「唉……事情不该是这样的。我没料到会这样……!」

讽刺的是,在这座亡者之城中,唯有比任何人都渴望见到死者的他活了下来。没有人回应赛伊的叹息,他的恸哭消逝在这座冰冷的城镇中。

他只不过是希望大家能像以前一样玩著玩具一同欢笑而已。对赛伊来说,这是极为理所当然的愿望。可是,这个鲁莽的愿望违背了大自然的法则,人类根本无从现实。如今,这台装置是如此地令人厌恶。赛伊抱著那台装置,沉浸在将满城居民屠杀殆尽的罪孽中,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绝望。

「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差错?该怎么做,你们才会原谅我?谁来……谁来回答我啊……」

这时,虽然十分地轻微,但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触碰了他的肩膀。也许那只是他太过希望见到他人而产生的幻觉也不一定。即使如此,赛伊还是怀抱著期待,看向自己的肩膀。

「什么嘛…只是错觉啊。哈哈哈……」

没有他所期待的某个人的手,甚至连在风中飞舞的落叶都没有。发觉了自己的愚蠢,赛伊不自觉地发出了干笑声。

「你终于笑了。不过你好像不是很开心呢,赛伊哥哥。」

突然传来了少女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像在闹别扭。他不可能会忘记──那是他的挚友玛塔的声音。

「是玛塔吗!?你在的话,就快点现身吧!」

无论是幻觉还是什么都好,他不想承认自己已经变得孤单一人。赛伊环视空无一人的城镇,想要抓住这一丝希望。可是依然没有人影出现。即使如此,他仍能感觉到,他一直渴求著的她的声音就在附近。

「赛伊哥哥真是的,怎么哭个不停啊。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露出笑容呢。」

「我才没有哭。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见面,根本没有必要伤心。」

这么说著,赛伊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发现满溢的泪水正沿著濡湿的脸颊不断流下。他试著回想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掉泪的,却发现他的泪水从以前似乎就没有停过。

「啊……我懂了──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知道再也没办法和你一同欢笑了。」

如此喃喃自语著,他总算知道了自己为何要不眠不休、日以继夜地投身研究,也明白了为何刻意欺骗自己三十多年。

「以前制作玩具很开心。只要大家肯露出笑容,我就很开心了。可是,这些全都是因为有你在。有我最好的朋友在我身边一起欢笑,所以我才很开心。所以,我不想承认你已经不在了。我一直想让自己相信你还在。可是──你已经死了,对吧?玛塔。」

赛伊对著空虚的天空,娓娓道出自己从未发现的心情。说完后,阳光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地刺眼,于是赛伊闭上眼睛。对长时间一直埋头研究的他来说,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他一直都没有心思去注意天气。习惯阳光的温暖之后,他睁开了双眼──而玛塔就站在他眼前,身高和跪著的他差不多。

「嗯。虽然我也很伤心,不能再和你一同欢笑。不过呢,要是你愿意积极活下去,我会随时在你身边哦。」

她这么说完后,探出头望著停止哭泣的赛伊,微笑如昔。

「如果我不积极活下去的话,你就不肯陪我吗?──难怪我之前都那么寂寞。」

看著玛塔的笑容,赛伊也自然而然地露出微笑。

「唔──这个像是装置一样的东西,不是玩具吗?赛伊哥哥,你除了制作玩具以外什么都不会,所以还是不要勉强自己比较好哦。」

「是啊,我除了玩具以外,真的什么事都做不好……」

像这样漫无目的地聊著天,两人都十分开心能看到彼此的笑容,便说说笑笑了一阵子。

 

如白日梦一般的温暖时光缓缓流逝。在这座一片冰冷的城镇里,唯有两人的声音还有温度。在对话稍微停下来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城里一片死寂,赛伊像是从梦中醒来一样。

「……趁现在还来得及,得把大家变回来才行。玛塔已经拜托了空之女神哦。我说赛伊哥哥并不想做坏事,希望她能原谅你。结果她说,如果你能好好向我道别,她就原谅你。」

也许是感觉到了赛伊的不安,玛塔坚强地说完之后,从他身前往后退了一步,露出了有点落寞的笑容。

「所以……掰掰,赛伊哥哥。我想看到你开开心心的样子。」
赛伊站起身,真诚地看著玛塔,然后对她说了:

「谢谢你,玛塔。很高兴能再见到你。我会努力活下去,让你愿意在一旁为我加油。所以请你好好看著。」

赛伊发现热泪早已沾湿自己的脸庞。花了漫长岁月所寻求的奇迹,在自己的这一句话后即将结束。即使内心呐喊著不想放开这一刻,但决定活在当下的觉悟促使他开口说道:

「那么────掰掰,玛塔。」

赛伊拼命露出笑容。说完这句话后,城里的空气立即劈劈啪啪地穿梭交错起来。随著生命的气息越来越浓厚,面带笑容的玛塔挥著手,她的轮廓渐渐溶入阳光中,逐渐消逝。

 

回过神来时,赛伊已经伫立在车水马龙的喧嚣当中。人们照常过著自己的生活,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看了一阵子后,拿起自己的发明踏上了归途。

结果,在经过公园附近的时候,孩子们的声音让赛伊停下了脚步。他们好像觉得他手上抱著的装置很稀奇,便问道:「那是什么?」「那要怎么用啊?」他们天真无邪地向他发问。赛伊就地坐了下来,把他花了三十年时间制作完成的装置拆解开来,做成了简单的玩具。

「看吧,这是有导力装置的蝴蝶。可以随风飞到任何地方去。」

「好厉害!」「来比比看谁的飞最远吧!」

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好,一一拿走赛伊所做的玩具。望著那些在蔚蓝的天空中飞舞的导力蝴蝶,赛伊和孩子们一同欢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