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ecranes and the Unbelievable Museum

Children running around in the museum will meet demons

住在帝国的男孩柯尼和父母一起造访了帝国博物馆。馆内如同诉说着帝国充满动荡的历史般,飘散着森然庄严的气氛。但还是个孩子的柯尼却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只是单纯地觉得那些古老的东西被煞有其事地供在博物馆里面。
「博物馆里面人很多,你绝对不能放开我的手哦。在博物馆里面走失的小朋友和他的家人都会被怪物给吃掉哦。」
妈妈担心平常就容易轻举妄动,完全不听父母的话的柯尼,出言警告了他。
「是哦是哦,这样啊。」
柯尼对妈妈一如往常的叮咛感到厌烦,敷衍地回答了她。
接着才过了几分钟,柯尼果然就觉得无聊了,他希望至少可以自由地到处走动,就趁父母都沉浸于欣赏展示品时,若无其事地鬆开了母亲的手,开始了一个人在馆内的冒险。

柯尼慢慢地走离开人潮,最后终于走到了宽阔的地方。那里展示着一张壁画。
壁画上描绘了一只拥有巨大双翼的龙,以及一只筋骨健壮的野兽模样。柯尼被那幅画上所呈现出的野兽们强大姿态所打动,但是同时却又抱持着世上不可 能存在这种童话中的生物,这样世故的感想。
在那张壁画旁边,展示着一幅古老的画。那幅画中有几个小箱子并排在一起,并以带有杀伐气息的色彩作描绘。
柯尼仔细观察之后,还发现了画中有一部分很明显地充满着异样感。就是在许多箱子当中,只有一个箱子的盖子是打开的,而且只有箱子内部那一块颜料剥落。虽然柯尼不清楚这幅画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意境,但却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思议的魅力。
于是柯尼便在画前面停了下来,后面却出奇不意地有人向他搭话。
「你喜欢这幅画吗?」
柯尼翻过去一看,后面站着一个年纪看起来比柯尼大,脸上挂着温和微笑的女孩子。女孩没有等柯尼回答,又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博物馆很安静,又只有放一些古老的东西,不觉得很无聊吗?可是我对这幅画很感兴趣哦。」
柯尼对于感想跟他完全一样的女孩抱有好感。
「我也这么觉得!像这个箱子打开的地方,颜色就像是要从箱子里面挣脱出来一样,很有趣呢。」
女孩听到他这么说之后,表情变得很开朗,并且牵起了柯尼的手。
「我们很合得来耶!我还发现了其他有趣的东西,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到处看看?」
柯尼听到她说两人『合得来』,让他心情很好,便爽快地答应了女孩的提议。

于是柯尼就牵着女孩的手,开始在博物馆里面四处参观了起来。女孩带柯尼去看的展示品,每一样都很有意思,本来跟父母一起参观而大感无聊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让他非常乐在其中。
「我一直以来都被关在医院里面,能像这样跟你一起在博物馆里面到处参观,好开心啊。」
女孩面带羞涩地这么说。
「我也是……比起跟家人在一起,还是这样比较好。」
柯尼因为太过难为情,将真心话以有点含糊的方式带过,这么回答她。女孩听了之后,
「那你的家人怎么了呢?」
有点担心地追问下去。
「我把他们丢在入口那里的展示间就走了,因为跟他们一起参观太无聊了。」
听到柯尼这样吞吞吐吐的回答,女孩只有淡然地回了他一声「哦……」。
就这样两人将展示品都逛完一遍后,
「那么最后,就让你看看我私藏的好东西吧!」
女孩干劲十足地这么说。由于柯尼也完全沉浸在参观博物馆的乐趣当中了,所以就让女孩牵着他的手,自己只管乖乖地跟在她后面走。
一路上人潮越来越稀少,两人最后终于来到一个完全没有人的地方。那里有一扇散发出历史感的朴实大门,同时还飘散出一股莫名的诡异气氛。简直就像静静地注视着柯尼一样伫立着。
「就在这扇门里面,因为太重了,我一个人打不开。不过今天有力气大的男生在,所以没问题!」
女孩天真无邪地说着,把门前的位置让给了柯尼。「快打开嘛,快打开。」在女孩的催促声中,柯尼照着女孩的吩咐,用手抓住那扇门的门把,开始施力。

「咦……好奇怪哦。」
那扇门完全没有一点动静。认真起来的柯尼开始从前后左右都胡乱使力去推。然后,沉重的门扉总算发出唰的一声打开,出现了一条通往地底的阶梯,并从里面传来了阵阵冷风。
「前面有非常稀奇的东西哦!我们走吧!」
在开了的门的前方,那条阶梯通往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简直就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似的,女孩却牵着柯尼的手就要往下面走。
另一方面,柯尼瞬间停下了脚步,拉住了女孩。
「等、等一下啦,又不知道这条阶梯会通到哪里,要是往下走就真的会迷路哦,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虽然在这之前都对博物馆探索乐在其中,柯尼还是对要前往深不可测的地底一事感到踌躇不安。这时,女孩的脸上浮现了诧异的表情。
「难不成……你感到害怕了?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更有勇气的男孩……」
柯尼无法忍受垂头丧气的女孩对他说的这句话,忍不住提出了反驳。
「怎么可能!我一点也不怕,我也是顾虑到你心里可能在害怕,才会这样说的!」
女孩说着「什么嘛,原来是这样,你好贴心哦!」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就拉着一直牵在一起的柯尼的手,一起往阶梯走下去了。
「很快就要到咯。」
两人一步一步试探着未知的落脚处,一边沿着一片漆黑,通往地底的阶梯一个劲地往下走。柯尼觉得走在前方的女孩牵着自己的那只手好像越来越用力。
就这样,两人一直沿着长长的阶梯往下走,漫长得让人几乎要消失了时间感,突然间,女孩停了下来。
「到了哦。」
柯尼并排站在女孩旁边,张望着前方。在前方展开的空间,出现了跟他与女孩相遇时正在看的那幅画简直一模一样的景象。细长的箱子等距离地排列在一起,其中只有一个箱子是打开来的。不知从哪里吹进来,冷飕飕的空气为现场增添了一抹紧张感。柯尼把开门前感受到的危机感完全抛诸脑后,现在只一个劲地为画中的景色居然实际出现在他面前这件事感动万分。
「好厉害!是画里出现的地方!」
柯尼喜悦的声音在地底空间回荡,产生了回音。
「这里叫做地下坟场哦。位在这样的地底深处,不管怎么叫都不会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吧。」
突然听到这么不对劲的一番话,柯尼往身旁女孩的方向望了过去。接着,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在那里的女孩,那张可爱的脸庞逐渐扭曲,变成只剩下红色眼睛发出诡异光芒的黑色影子。女孩原本牵着他的那只柔软的手也变成黑影,以无法想象是女孩发出的强大力道握紧了柯尼的手。
「呜哇啊啊啊!」
柯尼忍不住发出了惨叫声。理解力完全无法跟上女孩整个变调的外观,以及自己目前身处的状况,虽然中间一度穿插惊讶的情绪,但随后马上转变为恐惧之情。
柯尼拼命抵抗,试着挣脱变回了原本黑影模样的那个女孩的手,但手却纹风不动。
「就算不用喊得那么大声,大家也已经被你吵起来咯。」
黑影还依稀残留着女孩的声音,肆无忌惮地笑了。
然后,以相同间隔排列的那些箱子──石造棺材的盖子发出了砰砰砰的声音动了起来,从开启的缝隙之间,看到有黑影蠕动着爬了出来。就在柯尼因恐惧而动弹不得之时,所有棺材中的黑影都完全现身了。
在柯尼变得一片空白的脑袋中,突然闪过了一番话。
「博物馆里面人很多,你绝对不能放开我的手哦。在博物馆里面走失的小朋友和他的家人都会被怪物给吃掉哦。」
那是在进入博物馆之前,母亲对他说的话。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柯尼因为恐惧而双脚颤抖,并深深感到后悔。陆续起身的黑影步步朝他身边逼近,渐渐缩短距离,最后终于把他整个包围起来。
「如果我有乖乖听话就好了……对不起,妈妈……」
柯尼一边深受着后悔的折磨,一边只是眼睁睁望着张开血盆大口的黑影们。

这时,从地下坟场的深处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响。同时之间,还能看见有一阵沙尘从远方一边膨胀扩大,一边朝着这里接近。当沙尘最后来到柯尼身旁之时,高度已经扩大到可以触及高耸的天花板。
柯尼马上举起没被握住的另一只手护着脸。细小的砂砾打在柯尼身上又弹开,他的手脚都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痛,不过他却只是安静地忍耐。
过了一会,暴风止息下来,柯尼半睁开眼。接着在扬起大片沙尘,恶劣的视野当中──居然有个就连高耸的天花板都容纳不下的巨大剪影伫立在柯尼与黑影们的面前。
「怎么会……!?」 
由于太过惊讶,黑影捉住柯尼的手的力道也放鬆了。柯尼立刻把手放开,从包围着他,围成一圈的黑影当中找出缝隙,将身体滑了出去。这个时候,却有个非常威严的声音制止了柯尼的行动。
「待在原地不要动,少年。」
抱着忍不住想当场肃立的心情,柯尼照那个声音所吩咐的,停止了动作。
「受恶灵操控的灵魂啊,现在就将你们引渡到空之女神身边。」
威严的声音如此宣告之后,从发出声音的方向出现无数的光点,朝柯尼他们这里强力喷射过来。触碰到光点的黑影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受到光芒的照射越久,黑影就变得越来越淡薄,接着就快速地陆续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柯尼曾听过的声音悽厉地大叫,他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看过去。然后便看到了黑影受到光芒的包围,在惨叫声消失的同时,出现了女孩的身影。柯尼想不到该对她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她看,两人便四目相交了。
「……我骗了你,真是对不起。可是可以跟你一起逛博物馆,我真的玩得很尽兴。感觉好像跟你变成了好朋友,好开心……这一点我真的没有骗人。」
女孩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直率地凝视着柯尼说话。吹到她身上的光点一瞬间增多,碰到辽阔的地下坟场牆壁后往上飞昇,全都往柯尼他们的头上洒下来。在排山倒海的大量光点当中,女孩的轮廓渐渐变得透明。
柯尼立刻跑到女孩身边,像是想要紧紧绑在一起一般,握起了女孩的手。
「我知道,你别担心,我相信你哦!我也是因为有你在,才第一次感受到博物馆的乐趣。我才是因为我们相遇而开心的人!所以……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我不能容许好朋友哭着离开!」
柯尼怕渐渐消失的女孩没办法听到最后,连珠炮似地把话说完。听了他这番话,女孩露出了些微的惊讶神情之后,脸上绽放出跟当初相遇时相同的温和微笑。
「呵呵……谢谢你。你说的对,好不容易才变成好友,如果在哭泣中离别,就太寂寞了嘛。」
柯尼握住女孩的手的触感已经消失了。
「别担心,因为我们很合得来,一定还会再见面哦。」
变得跟水气一样稀薄的女孩最后满面笑容地点点头,与照射着地下坟场的光芒融为一体。令人无法逼视的炫目光芒与眼泪使得柯尼的视线变得模糊。

过了一会张开眼睛后,柯尼发现光点的残渣已经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然后消失了。
「看来你交到了良友呢。」
听见那威严的声音,让本来怅然若失的柯尼回过神来。声音的主人翩然出现的同时,原本扬起的沙尘也已经平息下来,那巨大剪影的真实样貌也显露出来。
「龙……龙!?」
柯尼忍不住喊出来。悠然伫立在那里的是拥有巨大翅膀,光是与其相对就被神圣气质震慑,令人深感敬畏的龙。龙以低沉得连肌肤都能感受到空气震动的声音对他说:
「但是,照那样下去,你差点就要遭到恶灵吞噬了哦?会被恶灵蛊惑的就只有背弃家族盟约之人。少年啊,你心里有数吗?」
这问题让柯尼全身发冷,几乎冷却亲眼看到龙的兴奋之情。
「是的……妈妈明明叮咛过我不能跟她走散,我却擅自跑出来……」
龙静静地听完柯尼的自白。
「你应该明白,这绝非什么值得赞赏之事吧?」
柯尼安静地点点头。
「这座博物馆流传着一个传闻。孩子如果背弃了家族盟约,那孩子与其家人都会被怪物吃掉。如今少年你受到攻击……那你的家人怎么样了?」
「怎……怎么会!难道爸爸妈妈也!?您已经救了我,可以请您也救救他们吗……!?」
柯尼形同哀求地请龙帮忙。但是龙却只是静静地垂下目光,摇了摇头。
「少年的父母一定像少年现在一样,打从心里在为你担心哦?完全没考虑到这一点,这样的后果是少年自找的。一度犯下的过错,是没办法一笔勾销的。」
听了这番话,柯尼这辈子第一次打从内心反省了自己。他总是莫名地排斥着唠叨的父母,却又在表面上敷衍着他们,他开始觉得过去的自己很愚蠢。柯尼一边静静地流着眼泪,一边跪了下来。
龙俯视着后悔不已的柯尼,一边喷了口气,一边这么对柯尼说:
「……不过,从今往后之事,是可以通过少年的努力改变的。要 是重蹈覆辙……你应该清楚后果吧?」
柯尼一边擦眼泪,一边用力地点点头。龙确认过他的模样之后,就轻轻将头靠近柯尼。于是一脸悲惨表情的柯尼便映照在龙的瞳孔里,并且占满其中,柯尼也朝着映照在龙瞳孔中的自己凝视回去。
接着柯尼突然有种视野被龙的瞳孔吸入的错觉,令他忍不住摇晃起来。
「要做出能够自豪面对朋友的选择哦。」
最后好像还听见了龙以温柔的声音对他这么说。

柯尼突然惊醒,正打算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的脚好像被一股力量压住。
「太危险了,不要站起来哦。」
在那里的是一脸担忧地盯着他看的母亲,以及安静地背着他的父亲背影。
「你们没事吗!?……黑影怪物呢!?」
「你胡说什么?做了恐怖的恶梦吗?可能是因为一起在博物馆里到处参观得很累,柯尼就睡着了,所以爸爸才会背着你哦。」
虽然突如其来的事实让柯尼目瞪口呆,却又因为放心的情绪一口气涌上来,眼泪自然掉了下来。父母看到柯尼这个样子,虽然因担心而慌了手脚,但柯尼还是坚持要自己走,从父亲的背上下来。
「你不要突然开始奔跑哦?因为柯尼刚刚都在睡觉,说不定会跌倒。」
柯尼朝着一如往常爱担心的母亲露出了笑容,回答她说:
「嗯,我知道。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不要紧了哦。」

日后柯尼再度造访博物馆,虽然想要找出那扇通往地底的门扉,却没有办法找到。柯尼在内心深处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感,便朝着地下坟场那幅画前进。只见画中所有棺材的盖子都紧闭着,而且已经变化成到处都生长着植物,受到温煦日光照射的画了。
「变成比以前更棒的画了呢。」
柯尼将那天不可思议的回忆埋藏在心中,不再做出让人担心或是伤脑筋的事情。对于柯尼出现如此惊人的成长,他的父母虽然非常吃惊,却还是温暖地守护着他。
「为了随时都能够重逢,我可不能做出丢脸的事啊。」
柯尼从没遗忘他与龙做过的约定,一路成长为出色的大人。